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好久不写了,经过 @虫二zt 同志的催更,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

张启山忘了一件事,虽然他现在恢复了记忆,但并未归位。所以,在那位还是酆都大帝的自己抬手运用神力的时候,他只能无奈地眼前一黑。

等老子恢复了神位弄不死你!

张大佛爷已经气得想要弄死过去的自己了。

张铭山眼睁睁地看着佛爷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立刻转头一拳砸向身后的酆都大帝,"你他妈把佛爷弄哪儿去了?!"

男人伸手接住张铭山的拳头,笑道,"力气不小。"

"这么多年你还是像以前那样,一直爱着我。"

张铭山眼睛都气红了,"滚!谁他妈爱着你!你把佛爷弄哪儿去了?!"

男人笑了笑,使劲拉了他一把,"跟我来。"

张铭山感觉身体一轻,眼前一黑,再睁眼时眼前是一座被烈火包围的宫殿。

木材被烈焰灼烧的声音仿佛近在耳边,他似乎能闻到烧焦的味道,似乎......能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张启山在进入这里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个幻境,由另一个自己的心魔产生的幻境。

而现在,他又回到了一起的开始,成为了千年前的那个混蛋。

幻境真实的可怕,他被那熊熊燃烧的业火和浓烟熏得头昏脑胀,但他仍然睁大眼睛,努力保持着清醒,因为他看见了那个从远处急速奔来的身影。

张铭山,你终于找到了我,而我也终于等到了你。

男人带他进入幻境的瞬间他就看见了被火焰包围的张启山,他立刻用力挣开男人的钳制冲向佛爷,但马上他就惊异地看见自己穿过了佛爷的身体。

他满脸焦急,转头大吼道,"这是怎回事?!"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盯着另一个方向。很快,张铭山就看见一个身影迅速靠近被火焰包围的佛爷。

那是他!不,或者说,那是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张铭山惊呆了,他看着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背起佛爷,冲出了火场。

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就是你,如果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话,我可以讲给你听。"

告诉你我有多么混蛋,告诉你被我伤的有多深,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我是执掌阴间的酆都大帝,而你是我手下的判官。

"那时,神魔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你被我派入魔界做了卧底。

"这场大火便是魔界用来试探你是否真的与我决裂加入魔界,你知道这火焰并不是普通的火,而是由地狱深处引出的业火。

"入业火者,不得解脱,受尽折磨。

"你不管不顾冲进火中的时候,我心里是高兴的,但同时又气愤于你不以大局为重,就这么冲动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为了让这场戏演下去,我让你将我送入魔界的牢狱之中,成为了被你掳回去的人质。自此魔君对你信任有加,不再怀疑你与我之间的关系。

"大战终于爆发,你作为魔君身边的新宠自然是要出征,就在出征前夜,你为我带来了魔君的排兵布阵图。

"我想带你一起走,你却说让我先走,等我安全到达神军阵营自己再想办法逃脱,同时也能稳定住魔君,为我延长逃脱的时间。

"当时情况紧急,我并未多想便随你出了地牢向神军营方向赶去。后来一想,酆都大帝这么重要的人质突然消失怎么可能不引起魔君的注意,而你,又怎么可能有时间逃出!"

男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红着眼眶看向一旁安静听着的张铭山。他有满腔懊悔,但有何用?

"魔君其实一直都不放心你,排兵布阵图也是假的,后来魔君说其实你已向他投诚,所有的安排都是一个幌子。"

张铭山听到这里愣了愣,轻声道,"我没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在那一瞬间,他很能理解那时候的自己的选择(如果那真的是他),他一定不会背叛佛爷的。

男人身体一僵,随即苦笑道,"你当然没有。"

但是我信了。

等我再次找回你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狗血略多,虐虐更健康~(其实我觉得不虐,嘿嘿嘿)

评论(1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