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我怎么样不重要,我嗑的CP一定要结婚!

摹改 第一幅水彩get💪


吹爆塞夏!

为什么有种蓝桥春雪,索克萨尔即视感???
那什么,不是画啊不是画!是王者即将出的两个英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前两天刚看完动漫版全职,从此沉迷全职无法自拔!
向各位大佬跪求全职高清图片,想用来收藏以及做手机电脑壁纸!百度云什么的都是完全OjbK!!
以及求问这张图片是哪位太太的???
多谢各位大佬!

灵魂伴侣(楚路 HE)

灵魂伴侣梗
瞎几把写
OOC有



甘愿我的灵魂,困在这个肉身,只求能跟你相衬。
          _____«灵魂伴侣»

路明非在很早以前就知道楚子航这个名字了。

作为一个等待者,灵魂伴侣的名字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印在他身上了。

但那时候他还不明白楚子航这三个字的意义,只是知道这个人是他的灵魂伴侣,是要跟他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他都在等待,等的花都要谢了。

后来他是在仕兰听到这个名字的。

学生会主席,校园传说,学霸中的学霸,大众男神......

光是这些名称就多的数不胜数,在路明非的人生里根本不可能会和这种人扯上任何关系。

但当他拿着卡塞尔的录取通知书飞往芝加哥的时候,他就注定要和楚子航再次相遇。

当然再次相遇的情景不太美好,他一抢爆了楚子航的头。

当等待者和他的灵魂伴侣完成初次接触以后,灵魂伴侣的身上就会出现等待者的名字。

但是距离他和楚子航在日本同床共枕已经好几个月了,对方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路明非觉得他大概是被自己的灵魂伴侣嫌弃了,谁会喜欢一个衰仔呢?更何况他的灵魂伴侣是个大众男神。

面对楚子航不时出现的八婆属性,路明非越发地搞不懂楚子航是怎么想的了,不娶何撩啊师兄?

在路明非屠杀了两大龙王之后被学院重点培养的日子里,楚子航已经成为了执行部的王牌专员满世界乱飞。结果等路明非变成学生会会长,成为学弟学妹口中的传奇偶像,走起了装逼路线,终于有勇气告白的时候,楚子航却把自己给搞失踪了。

路主席表示这忍不了,绝壁忍不了。

我准备搞事情你却连我搞事情机会都不给。

于是路明非冲富山雅史大喊,"谁要是敢删了我师兄我就跟谁拼命!"


嗯,大概就是一个路主席救回自己灵魂伴侣最后以身相许谈恋爱的故事。

记楚路脑洞 丧尸怎么样?

年下吧,我喜欢软萌的楚大少!
路明非养成楚子航最后反被上什么的,嘿嘿嘿嘿

背景:人类感染病毒,变异成丧尸,全球性感染。

路明非龙四战力,卡赛尔基地中的S级专员。(俗称杀丧尸小能手)代号小樱花(OR尼德霍格?)

四大君王就变成四大丧失王啦。

小魔鬼路鸣泽是黑王,凌驾于四大丧尸王之上。是路明非的弟弟。但已经是丧尸了。

路明非是在一次寻找物资的途中遇到楚子航的。楚子航是个6岁的小孩,爸爸死了,尸体是在不远处发现的,没发现妈妈,生死难料。于是路明非把他带回了卡赛尔。

从此过上了养儿防老的日子。

但没想到儿子变成了童养夫哈哈哈哈。

应该再搞点异能,楚子航是火,路明非......我再想想,诺诺是精神,恺撒是风,芬格尔是听觉放大怎么样,听八卦6的飞起哈哈哈哈哈

年龄差的话,末世嘛,人类进化啦寿命延长啦十几岁根本不算什么年龄差好吗

好了,可以愉快的开始夫夫生活模式了


孤寡(HE 一发完)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叫孤寡是因为我正在听老薛的«动物世界»

瞎几巴写。
不喜勿喷。
如有涉猎专业知识请不要深究。

大概就是几年不见再次相逢结果你救了我我就以身相许从此狗男男走上秀恩爱道路的故事。

OOC有,特别行动组楚X普通职员路





距离路明非再次见到楚子航已经过了一个月,关于他们怎么在一起吃了晚饭,怎么喝了酒最后滚到一起的事情我们不做过多赘述,我相信你们的脑补能力。

现在来讲讲路明非最近的烦恼。

自从上次答应了师兄要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之后,他和楚子航就好像进入了一种迷之恋爱青少年男女的情景。

因为他的房子当初签了三个月的租期,所以他只能两个月后再搬过去,于是楚子航就开始每天接他上下班。上班时候带早餐,下班时候买菜顺便去他的房子做饭,之后晚上大概九点钟拉他出去遛食,但他觉得就是楚子航想牵他的手借机吃豆腐,虽说他们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步,而且是一步到位。

但他觉得楚子航最近越来越八婆了,什么被子要晒袜子要洗按时睡觉出门锁好门窗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前几个就算了,作为一个宅男他确实生活作息比较紊乱,但最后两个是什么鬼?他是小朋友吗?难道谈恋爱还有激发隐藏八婆功能这种功效?

路明非觉得是时候跟楚子航就这个问题好好深入探讨一下了。不过师兄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据说是有个比较棘手的案子,过一阵儿吧再说吧。




"咚咚咚。"
住在楼上的房东又来敲门了,看来她们家今天又炖肉了。

不过说起来她们家好像就她一个人,不太明白为什么每次要炖那么多肉。前几次他吃了几块就扔掉了,现在又因为师兄在,而且楚子航的厨艺实在太好,所以都放着放着就坏了,最后就扔掉了。说实话肉的味道有点怪,他也不是很想吃,只是不好意思拒绝房东,万一被涨房租就不太美妙了。

路明非扒了扒因为是周六所以没有打理以致乱翘的头发,趿拉着拖鞋去开了门。

"小路啊,阿姨家又多炖肉了,给你送来点儿,尝尝。"房东端着一个中等大小的盆子,里面的肉还冒着热气,看起来很诱人,尤其是对于一个从早上到现在都待在电脑前打游戏没有吃什么东西的懒人来说。

路明非笑着道谢,"我这就吃,谢谢王阿姨,嘿嘿嘿。"边说着边接过了盆子。

"嗐~你这孩子,有啥谢的。你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城市也不容易,我能多帮衬就多帮衬着点儿。一看你就是个老实孩子,平时没少被老同事欺负吧?"房东腾出手来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

路明非有些尴尬,说实话同事们对他还都蛮好的,尤其是他的师姐诺诺,据说他们老大和师兄还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但路明非没有这么说,只是笑了笑没接话。

房东总是找他谈论一些别人对她不好的事情,从而贬低和辱骂别人,而且她还试图从他身上找到认同感。

虽然他从小父母双亡寄宿在婶婶家,总是受排挤,暗恋无疾而终且人尽皆知,但他遇见了很多人对他还是很好的,比如说楚子航,诺诺,他家老大凯撒,哦还有芬狗。路明非想了想,还是把芬格尔划掉了,为了那些年被芬狗刷爆的饭卡。

房东很明显把他的笑容理解为苦笑,"哎呀你看看,我们小路就是太善良了,那些欺负你的人啊就是看透了你这点,按我说他们都该死。"

路明非尴尬的笑了笑,随即客套了几句送走了有些嫉世的房东。

刚刚的谈话搞得路明非不太想吃房东送来的肉,就把肉放进了冰箱。

电话响了,是楚子航。

"喂~师兄。"

"吃午饭了吗?"

"吃了。"路明非觉得他要是说没吃楚子航一定会再次点亮说教技能的,或者身体力行的告诉他要吃午饭。哦不用怀疑,上次他为了打游戏忘了吃午饭和晚饭楚子航就是那么干的。

想到这里的路明非不禁老脸一红,说起来以前怎么没看出来楚子航这么污。

哦他会告诉你是诺诺给他出的主意吗路宝贝。

"......"对面一阵沉默,路明非有些害怕,"路明非,你觉得我分辨不出来你是在撒谎吗?"

哦好吧他的楚师兄现在是公安部专门成立的特别行动组里面的破案小能手,他一个死宅怎么可能斗得过我们的JING CHA大人呢?

"我错了师兄!我马上就吃!"路明非决定坦白从宽。

"开门。"




路明非看了看坐在对面安静吃午饭的楚子航,感觉自己的小心肝有点颤,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拯救一下。惩罚PLAY什么的......呵呵。

"师兄......其实我刚刚已经准备要吃饭了,只不过先接了你的电话而已。"路明非尽量让自己笑的傻白甜一点。

楚子航依旧没有说话,路明非也摸不准他是不是生气了,只好继续乖乖低头吃饭。

"我没生气,"楚子航过了一会儿放下筷子说道,"只是不高兴你骗我,以及你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路明非张了张嘴准备说几句烂话缓解一下严肃的气氛。

但显然楚子航没准备给他这个机会,这位JING CHA先生直接给他来了个直球,"我是抱着一辈子在一起的念头跟你在一起的,你呢?"

路明非没有想到楚子航真的有想到这么远,毕竟当时他们在仕兰的时候只是下雨的时候一起撑伞的同学罢了,虽然在楚子航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他对路明非说了一句等我,但那又怎样呢?



时间总是让你的拖延付出代价。当年的路明非明白了楚子航的意思,但楚子航却不明白路明非的想法,也并不明白这句等我给路明非带来的东西,希望被一点一滴消磨殆尽的感觉并不好受,师兄。


路明非垂下头,"我以为,你只是想谈恋爱。"

我以为你只是想找人谈恋爱了,而我刚好出现,所以我们上床,亲吻,在一起吃饭,每天打电话。

路明非等了好一阵儿,也没等到楚子航说话,他怯怯地抬起头看向那个总是对他很温柔的师兄,像是犯了错的小孩想要得到大人的谅解一样,看向了楚子航。

楚子航听到路明非的话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什么伤心的感觉的,也许他那时候不知道那句话造成的后果,但现在他知道了,所以他和路明非在一起,不是因为内疚,而是因为还喜欢他,还爱他,而且想和他共度一生。

他没有责怪路明非的理由,也没有资格,他让那个小衰仔鼓起勇气等了他很多年,这大概是小衰仔时间最长的暗恋了吧,或者说,也是他最长时间的等待。

他的到来让小衰仔消磨殆尽的希望又有了重燃的可能,但还没到时候。他不想这样和路明非说话,但他需要这次冷战。

所以,路明非看到楚子航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他有些怂的缩了缩脖子。不管过了多久,即使他现在能面不改色地和客户周旋谈合同,但在楚子航面前,他好像又是那个烂话连篇一旦出了事就怂的小衰仔了。

楚子航洗完碗筷之后,走到仍旧坐在餐桌前的路明非,他抬起手揉了揉路明非的头发,"我们彼此冷静几天,我等你想清楚我们再谈。"

路明非没有抬头,他张了张嘴,但还没等发出声音,他就听见了楚子航离开时的关门声。


有什么好说的呢,他早已经无法自拔了。



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周,房东给他送肉的次数越来越多,同时灌输给他的负能量也越来越多。直到有一次路明非摔上了门,他就再没有为房东开过门。


现在是晚上七点钟,路明非刚从公司回到家,累的要死,刚进门就听见房东在外面喊他,他和前几次一样没有开门,打开了电视。

里面正在播报最近市里发生的一起大案,女主播面容严肃的告诉民众最近减少在夜里外出,夜跑等活动请尽量取消,JING方会尽快破案之类的,估计这就是师兄最近在忙的案子吧,好像从半个月前就开始了,那时候他和楚子航刚在一起没多长时间。怎么又想起他了?

路明非有点烦躁地扯了扯还没取下的领带。

今天房东敲门的频率有点高,过了十分钟她竟然还没放弃,怎么每次她都能在他回家不久就下来敲门,路明非只能起身无奈的打开门,引起邻居围观就不太好了。

"王阿姨您有什么事吗?"

房东一脸慌张的拉住路明非的胳膊,掐的路明非生疼,"小路,我房里好像进去人了,你说会不会是最近那个杀人案的凶手。"

路明非嘴角抽了抽,不会吧,点数这么高还不如去买彩票。而且那个凶手好像都是在外面作案的,哪有入室凶杀的。

但他还是安慰道,"应该不是,要不我帮您打电话报JING吧。等JING CHA来了我和您一起上去看看。"

房东紧紧拉住路明非说道,"不行啊小路,我那屋子里有好多现金和金首饰呢,万一被偷走怎么办?!你和我一起上去看看吧。"

要真是凶手你还惦记你那点儿钱和首饰,命比较重要吧。

路明非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您先放开我,我去找个防身的东西,您在这儿等等。"

房东犹豫了一下,放开了手,叮嘱道,"那小路你快点啊,阿姨害怕。"

路明非点了点头,转身去卫生间转了一圈,在拖把和马桶塞子之间纠结了一秒钟,拿起了马桶塞子。

打不过的话跑之前还可以恶心一下他。

路过餐厅他顺手拿起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刚拨通楚子航的电话就被房东一把抢了过去,催促道,"哎呀还打什么电话啊,再不去我的现金和首饰被偷了我找谁陪去啊,快走吧小路。"

路明非只能跟着房东上了楼。

房间里的电视没有关,女主播仍旧在跟进着案件的最新进展,"JING方已经确认犯罪嫌疑人的大概轮廓,犯罪嫌疑人应为中年女性,具有反社会倾向......"

"小路,你走前面,有什么事儿你就大声喊。阿姨一定会救你的啊,别怕。"房东打开房门轻声说道。

如果你轻点掐我的胳膊我会这么认为的,但你确定你不是听见我喊之后马上逃跑吗?路明非继续在心里吐槽。早知道他就不打开门了,让她敲去,敲累了总会停下的。真是......师兄的电话也不知道拨通没,万一拨通了没人说话多尴尬,房东把他手机仍哪儿去了?好像是装到兜里了,一会儿得记得要回来。

路明非举着马桶塞子迈进了房东的卧室,据她说她的钱和首饰都放在卧室的床头柜里,只要帮她拿出来就好。

刚进大门的时候路明非想开灯,但被房东制止了,说是害怕惊动凶手。但黑漆漆的鬼知道你这屋子里有没有人,房东大概是有病。况且他觉得这屋子里一股腥味儿,难道做肉的次数多了都是这个味儿?看来跟师兄和好之后得让他少做肉。

没错,路明非已经决定要和楚子航和好了。他这两天满脑子都是楚子航,白天不说,连做梦都是(当然没有羞耻的东西),所以何必要折磨自己呢,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他也没什么可骗的。

路明非终于摸到了床头柜,他拉开了抽屉,摸了半天也没找到盒子之类的东西,刚想转头问房东,就感觉脑后一痛,接着他就眼前一黑。




卧槽后脑好疼。

迷迷糊糊间路明非感觉有个人影站在自己面前,房间里太暗他没太看清,随后他感觉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绑到了他所坐着的椅子上。

他有些害怕,想开口,但发不出一点声音,好像声音被噎到了嗓子里,有点像坐海盗船时候的感觉。

"咯咯咯~"站在他面前的人笑了。

"王阿姨?!"路明非听出来是谁了。

"小路,"房东的声音很温柔,和她平常谩骂别人的时候的语气完全不一样,"你怎么不多跟王阿姨多说说话呢?"

路明非动了动手腕,"嘶......"

"小路别怕,过一会儿就不疼了。"房东笑着踢了踢放在路明非手边的盆子。

路明非不想说话了,烂话什么的命都快没了还是少说吧,因为他大概是已经没有力气了。他的感官模糊起来,脑中快速的闪过很多场景,最终停在了楚子航在阳光下回头看他时,冲他微笑的样子,他的眼睛里盛满了金色的阳光,很像芬狗小说里那个他最爱的,用一把叫村雨的刀的武士,叫"永燃的瞳术师"。

师兄。

路明非放任了自己的思绪,不再做过多的挣扎,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路明非再次睁眼的时候,距离结案已经过了三天,其实当时他听到了有人破门而入的声音,好像还听见了楚子航的声音。

路明非就着楚子航的手喝完了最后一口粥,芬格尔在旁边一脸生无可恋,"我只是来看看你为什么还要逼我吃狗粮?我觉得你还可以再多待几天。"

楚子航收拾东西的手一顿,瞥了一眼芬格尔之后收回目光继续收拾。

"好吧好吧,路明非你最好早点出院,省得给你亲爱的师兄楚子航大人添麻烦知道吗?"芬格尔摊手道。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诺诺和恺撒在他问起路明非情况的时候一脸复杂的表情了,他再也不想见到这对狗男男了。

自从路明非醒来之后的这几天,楚子航简直达到了宠妻模式的极限,连那个著名演员黄XX都要甘拜下风。

吃饭你手没好我喂,吃水果你手没好我喂,喝水你手没好我喂,看电视你手没好我帮你调,玩手机你手没好我帮你点,上厕所你手没好我......

为什么连上厕所都要跟着???手没好你扶吗???楚子航你他妈就是想吃豆腐还找什么借口。

医生早就说没事了好吗?只不过是不能提重物而已,筷子重吗?杯子重吗?遥控器重吗?手机重吗?XX重吗???????

有一句妈卖批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芬格尔如是说。


楚子航告诉路明非,他起先没有注意,后来才发现有些不对劲,随后他们组里一起制定了抓捕计划,所以才有了楚子航那天的"想清楚再谈"。

JING方暂时不能惊动嫌疑人,那时所有的一切还只是猜测,虽然各项线索基本都已明朗,但他们还需要足够的证据才能实施抓捕,所以才打算用跟嫌疑人接触的比较多的路明非做诱饵。

没有告诉路明非的原因是害怕他露出端倪,一旦惊动了嫌疑人,她很有可能受到刺激突然杀人。为了保护路明非,其实他的房间里早已经安好了摄像头,JING方时刻关注。

但没想到嫌疑人已经发现JING方盯上她了,趁JING方不注意劫持了路明非做人质,还对他杀害未遂。

不过好在路明非那通打给楚子航的电话。

楚子航接通后对面没有人说话,他马上感觉不对劲,以现代电话的传声能力,打电话的时候即使不说话,呼吸声也是能听见的,但那边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一些轻微摩挲的声音,没一会儿,电话就被挂断了。

于是楚子航马上申请调动特警,冲进了嫌疑人家。



路明非突然想起了那些肉,"师兄,那些肉是不是......?"

起先先是有人失踪,直到在垃圾桶里发现了带血的骨头,凶手杀的每个人都找不到完整的尸体,大部分都是骨头。

路明非联想到房东每次送给他的肉,觉得有些反胃。

楚子航摇了摇头,伸手握住路明非的手,"不是。前期她很谨慎,给你的那些只是普通的肉类。我发现不对劲是在我和你在一起之后的第二周,之前我也见过她送来的肉,但那次明显不一样,骨节处明显圆润。所以之后我都没有让你吃。"

路明非点了点头,但面色还是有些苍白。这种事情谁想起来都觉得恶心,差点吃了人肉,他又不是汉尼拔大叔。

楚子航凑过来亲了路明非一下,轻声道,"睡吧,明天我们回家。"

这次再也不会让你等我了,我们一起。

路明非点了点头,"晚安,师兄。"


人总患孤寡,但我们找到了彼此。


突然想起来今天愚人节,来个愚人节版的结尾吧。

路明非是被一阵猪叫一样的笑声吵醒的,他好像睡得太沉了,搞得现在他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芬格尔大笑着冲房东说,"阿姨你的演技真是太好了,我服!"

"什么鬼?"路明非揉了揉脑袋。

诺诺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其实我们从好几个星期前就开始计划了,给你一个超级surprise的愚人节,开心吗小弟!"

路明非一脸懵逼,所以说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都他妈是演戏?!WTF?!

路明非凑近看了看手腕,疑似红墨水和番茄酱的混合体。

楚子航端着水杯走进来,递给路明非,"好点了吗?"

"我怎么晕晕的,师兄?"路明非拍了拍脑袋。

楚子航看了一眼芬格尔,"大概是安眠药剂量有点大。"

芬格尔做举手投降状,"只不过睡了三个小时,这很不错了好吗?"

"所以说,这他妈的都是套路?"路明非一脸卧槽。这绝对是有史以来愚人节最大的套路了。

楚子航伸手握住路明非的手,"抱歉,明非。"

路明非翻了个白眼。

我他妈的把你当男朋友你却想愚我????

抱歉,我们不约。







强行安利老薛的新歌哈哈哈哈哈。

嗯......这篇文大概是看完«法医秦明»+«十宗罪»+«沉迷的羔羊»之后的产物,一个搁置了很久的脑洞,第一次写楚路,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