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四.
"胖子说他过几日便来上海。"黑瞎子嘬了一口酒说道。
王盟已经去睡了,张起灵仍旧不动声色的坐在一边,间或抬起筷子为吴邪夹几口菜。
"听说北平也就这几年了,东瀛狗贼终于耐不住了。"吴邪眯了眯眼睛,"早些过来也好,省得到时候不好脱身。"
黑瞎子依旧笑着,点了点头,"卦象所示,北不过三年。"
吴邪皱眉道,"清时国民见识短浅,不知变法,如今国民政府无道,不知抵抗,反而采取不抵抗政策。真是愚蠢至极。"
黑瞎子轻笑一声,抬眼看向一边安安静静听着的张起灵,"这位......张小哥,你怎么看?"
张起灵瞥了一眼黑瞎子,淡淡道,"吴邪说的没错。"
吴邪笑了笑,"小哥你倒是捧我的场。"
黑瞎子哈哈笑道,"没想到哑巴还和以前一样,无论怎样都向着你啊小三爷~"
张起灵微微皱了皱眉,和以前一样?他的记忆里,在来上海之前完全没有吴邪和黑瞎子这号人,难不成......
吴邪淡淡地看了黑瞎子一眼,转头对张起灵笑道,"小哥,你别听瞎子瞎说,哪儿来什么以前啊。"
张起灵没有接话。
黑瞎子起身伸了伸懒腰,"时间不早了,小三爷你和张小哥住我这儿吧。"
吴邪摇了摇头,"不了,小哥明早还有课,书还在家里呢。"
黑瞎子闻言暧昧的笑了笑,"成成成~那我就不留你们了~让管家送你们回去吧,这两天上海租界夜里不太安静,总有些小猫小狗出来扰人,要是吓着你们可就不太好了。"
吴邪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和张起灵跟着管家出了大门。

吴宅大门前。
"吴先生,我家老爷说,狮子沉睡未醒,雄鹰可保周全。"
吴邪沉默片刻,"我知道了,告诉瞎子,我考虑考虑。"
"晚安,吴先生。"

"小哥,你睡了吗?"吴邪敲了敲张起灵的房门。
吴邪等了半天没见回应,估计小哥是睡了吧......
"吴邪。"张起灵打开房门,"我刚刚在洗澡。"
吴邪一抬头就看见张起灵穿着松垮的睡袍,胸肌腹肌隐约可见,水珠从未擦干的发梢上滴落,沿着锁骨划过胸肌最终消失于睡袍遮挡下的小腹。
吴邪的喉结滚动一下,这可真是赤裸裸的诱惑,大半夜的......
"吴邪。"张起灵见吴邪低着头毫无反应,便又喊了一声。
"咳咳......那什么,小哥我找你有点事儿,我们去客厅?"吴邪庆幸夜晚灯光昏暗。
"进来吧。"张起灵转身进了房间。
虽说客厅在楼下,下去一趟确实不太方便,但是让他进去真的好吗?!万一他把持不住怎么办?!
吴邪顿时有些紧张。

吴邪进去之后就看到张起灵坐在床上擦头发,顺手就接过了毛巾,"小哥你轻点擦,别没等老便把头发都擦没了,少秃头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起灵似是轻笑了一下,"不会。"
吴邪突然犹豫了,黑瞎子准备去美国的事情到底要不要跟小哥说?小哥会愿意跟他一起走吗?他生于中国长于中国,如今国家有难,一走了之从来都不是他张起灵的风格。既然如此,真的有说的必要吗?
"吴邪。"张起灵伸手抓住了吴邪的手,提醒道,"已经干了。"
"哦哦,不好意思啊小哥,我走神了。"吴邪笑着道歉,"不早了,你快睡吧,明早还有课。"
张起灵没有松开手,"吴邪,你有心事。"
吴邪叹了口气,坐到了张起灵旁边,"小哥,我和瞎子准备去美国,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张起灵点了点头,"不是这件事。"
吴邪愣住了。
张起灵接下来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敲进了吴邪的心里,"我们不过刚认识三个月,你对待我的方式完全不是老师对待学生,反而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或者,跟更进一步。黑瞎子今晚提到的'还和以前一样',又是什么意思。"他顿了顿,"吴邪,我想我有知道这些的权利。"
吴邪几乎要屏住呼吸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张起灵怀疑对他好的动机,他只是觉得这辈子既然相识更早,便努力让他过得更好些,而他说的"更进一步"又是什么意思呢?仔细想来,人心难测,比鬼神更可怕的,从来都是人心。

他一直没有发现,张起灵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