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二.
吴邪在上海有一套小别墅,房子不算太大,两个人住刚刚好。
张起灵住进来已经有三个月了,吴邪带着他走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吃遍了上海的特色小吃。他总觉得张起灵上辈子活得不够好,整日被国事缠绕,怎么能有时间去享受生活?
前两天黑瞎子过来,看到张起灵,笑得有些促狭,"这可算是找到了,怎么样?瞎子我没骗你吧,小三爷~"
吴邪心里对黑瞎子是存着一份感激的,但嘴上却不表露出来,"你这小三爷的称呼叫了这么些年能不能改改啊?听着别扭的,我明明是个老师竟被被你叫出了黑社会的感觉。"
黑瞎子知道吴邪转移话题,推了推脸上新弄来的墨镜嘿嘿一笑。
黑瞎子实为西方鬼帝赵文和,而他以黑布蒙眼或是黑镜遮眼是因为阴眼不能直视阳间之物这件事,吴邪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难道他睡觉洗澡甚至和王盟那什么的时候也是带着墨镜的?
咳咳......跟胖子待久了果然不好!
说到胖子,这辈子竟也是个富贵命,北平城里大名鼎鼎的古董商王胖子可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瞎子前两天就是来带话的,说胖子准备来上海发展,北平那边儿得到消息迟早是要开站,早早过来也是好的。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胖子怕是要转行了。
"小哥,你回来啦。"吴邪带着张起灵转校园的时候问过,小哥竟比他的假年龄还要大几岁,他是23那年吃下的长生不老药,故停留在了23岁时,而小哥竟已27了。
不过仔细想想,当年初次见面的时候,张起灵怎么也有27、28了。
"嗯。"张起灵换下皮鞋,将手上的菜放到厨房。
吴邪笑问道,"今天徐校长的课讲了些什么啊?你看起来心情不错,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儿了吗?"
这辈子的张起灵真的就是一个从乡下来大都市求学的青年,对这里的一切都保持着好奇心,这让吴先生有些小小的高兴。
或许是天性吧,他的性子倒是如同以前一样,沉默寡言,安静冷淡。不过倒是能多说几句话了,起码对着吴邪不再像以前一样,即使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也只能互相干瞪眼。
现在他和小哥的关系更像是朋友。虽说他是小哥的老师,但毕竟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大(当然,是从表面上看),成为朋友比成为师生更容易,也更好。
"小哥,你下午还有课吗?"吴邪边洗菜边问正在客厅里温书的张起灵。
张起灵下课顺路去买菜,如果没有课的话,吴邪便和他一起去,回来后吴邪做饭。简单的生活,吴邪很喜欢,他知道张起灵也很喜欢。
"没有,"张起灵顿了顿,"有兼职。"
他孤身一人前来上海求学,来的车票钱还是村里的人帮忙凑的,吴邪知道这件事之后便帮他把钱还了,说以后直接把钱还给他就行,寄来寄去的邮费也不少,浪费钱。
兼职这事儿也是吴邪告诉他的,虽然有补助,但闲暇时间去赚点儿零花也好。
他起先以为是吴邪让他交房租,但当他把钱递给吴邪的时候,吴邪好像有点儿生气。
后来吴邪跟他说,让你挣点儿钱是让你自己存着,有时候想吃点儿什么想买点儿什么身上也有钱。生活费由我来提供就行,你安心念书,不用管这些事儿。
他不知道吴邪为什么对他这个相识仅仅三个月的人这么好,吴邪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不,更像是家人。
吴邪把手中的菜放入锅内,"这样啊,那等你下班我们一起去瞎子家里吃饭吧,你们也认识认识。"
"好。"张起灵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帮吴邪把菜端上桌子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