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慎入)

二.
见吴邪没有接话,胖子只得自顾自说了下去,“三天前燕子楼案想必小天真你已经听说了,胖子我也不多做解释。这个案子实在是蹊跷,尽管天真你是王爷的好友,我也不得不问上你两句。如果胖子我没记错,案发时,你应该是坐在二楼窗口的位置上。”
吴邪笑了笑,“看来这位官爷的观察力不错,但有一点你说错了。”
“哦?”胖子挑了挑眉,“愿闻其详。”
“我可不是你们王爷的好友,只是一介草民而已。”
吴邪并不想与这些达官贵人们扯上关系,他这个身份,一不留神就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胖子闻言愣了愣,随即大笑道,“原来如此。看来小天真你不是个喜欢高攀之人啊。你这个朋友胖爷我交定了!哈哈哈哈~”
吴邪道了声谢,有些无语,这个胖子可真是个豪爽的性子。
“来来来~天真你好好跟我们说说,案发那天你都看到了什么。”胖子不再拘束,大大咧咧的喝了口茶。
“我记得那个人的样子不大正常,走路晃晃悠悠的,但当时没太注意,只是以为是个醉鬼。然后我再看的时候,他正在和楼下那个卖菜的小贩争执,隐约听见了‘保护费’什么的,估计那人是这一带的混混,跟那个小贩起争执是为了收取保护费,如果你还没有明确他的身份的话,你可以去详细问问那个小贩,或者燕子楼附近的其他小贩。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在离开的时候,你们已经到了,估计那人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吴邪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
胖子摸摸下巴,“没想到小天真你的推理能力还不错啊。不会以前是同行吧?”
吴邪闻言笑了笑,没想到这个胖子看着是个粗人,心思倒是挺细腻的,这都能听出来。
他是跟着一个仵作混过一段时间,后来还看过义庄,不过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没想到现在还有这种习惯。
“以前的邻居大叔是个仵作,小时候不懂事老是跟着他,耳濡目染便也学了些皮毛。”吴邪没有多说,多说多错,就算能把这胖子糊弄过去,那儿可还坐着一个王爷呢,一个败绩甚少被称作战神且主管国家刑部和大理寺的王爷,一定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
“这么说来,小天真你也破过不少案子?”
吴邪愣了愣,这个死胖子究竟是怎么看出来他破过不少案子的。
“我那时候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上哪儿破什么案子去?!”
王盟端着刚切好的冰镇西瓜进来,闻言疑惑道,“不对啊老板,我看见你书房的书架上放着好多关于解剖的书籍呢,还有一本什么山什么经的书,你不是老看吗?每次我去打扫都觉得怪渗人的。”
胖子突然笑得有些阴险,“天真,你这样不诚实可不太好啊,胖爷我可是把你当朋友了。再说了,要服务于百姓嘛,你说是不是?”
没等吴邪回答,一旁的张起灵却先开了口,“你相信《山海经》确有其事吗?”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