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完结章(凭我的懒度,应该是不会有番外了...)



看到他们回来的时候,齐铁嘴不禁松了口气。

这些天他和老九一直在这里守着,生怕出什么事情,幸好佛爷和这小子没什么事,要不他们九门怕是要下黄泉去捞人了。

但二爷好像没什么所谓的样子,也就当时拦了几句。佛爷下去之后,二爷待了没一会儿就走了,真是奇怪,难道二爷早知道了?突然手痒,好想算一挂。




张启山看着旁边正在喝粥的张铭山,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他自己倒是没什么事儿,恢复了记忆之后,去酆都城就好像回趟自己家。不过他家小判官不知道想没想起来,万一又不要他了怎么办?!

张铭山点点头,"好多了佛爷,您呢?"

"我没事,你......"张启山犹豫了一下,回来好几天了,张铭山一直没什么反应,搞得他心悬了好几天,迟早都要说清楚的事,不如现在问了......

张铭山没等张启山说完,便开口了,"佛爷,我没想起来。"

他知道张启山想问什么,如果这个心结不解开,他们之间总会有疙瘩。

张启山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又把这口气提了起来。

"但我都知道了。"张铭山顿了顿,对上张启山的眼睛,笑道,"佛爷,你不必自责,不管我是谁,不论我做了什么,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或许正是因为我没有恢复以前的记忆,才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我当年的心情。"

"不论当年还是现在,我都是想与你在一起的。"

当年那句放过,是怕你一人陷于悔恨自责之中,便由他来做负心人,也好过用这段感情囚你一生。

张启山握紧了张铭山的手,见他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露出了那颗小虎牙,眼睛里全是他的身影,正是千年前初见时的模样。



后来张铭山向张启山问起当年他去了之后,白泽神君有没有好好看着他时,张启山一脸纠结的表情倒是吓了张铭山一跳。

"怎么了?"

张启山指了指客厅中前来做客的九门众人中的二月红,"那不就是。他跟了我许多年,没想到我入凡间来寻你他也跟来了,没几年竟把夫人也带来了,说是也看看凡间这诸多变化。"

张铭山从厨房望过去,只见二月红像是知道他在看自己一样,笑着向自己举了举手中的茶碗。

不负重托。

他也笑着点了点头。

有劳好友了,多谢。

随后他转头又忙活起了手里的事情,边对张启山说,"白泽神君重诺,凡间说一诺千金,神君这一诺可是千年,真是要好好谢谢他。再说了,白泽本性好学习,知天下万物,来看看这凡间变化也是想多多学习吧。"

张启山点了点头,"若不是他替你看着我,麒麟神君的法子也怕是用不了了。不过他这戏唱得倒是极好。"

张铭山点点头表示赞同,"你是怎么从麒麟神君那儿要来那个法子的,不是说麒麟神君喜静,不轻易见人吗?"

张启山没有答话,笑着看向客厅中自家那个闷闷的族长和他旁边五爷家的孙子,说道,"他总有些弱点的。"




完结啦~


评论(1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