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十.
    "佛爷你要干什么?!"齐铁嘴一把拉住张启山。
    张启山没说话,把张铭山轻轻放在床上。
    他拉起被子,缓缓盖在了张铭山身上,动作轻柔的像是害怕惊醒躺在床上的人。
    解九拉住想要冲上去的齐铁嘴,摇了摇头,"你这时候说什么他都不会听的,随他去吧。"
     "随他去吧?!这一个已经出事儿了,另一个再有什么闪失可怎么办?"
    二月红平淡道,"如今只能助他一臂之力,酆都城可不是好进好出的。"
    齐铁嘴叹了口气,"这张铭山也不知道是招惹谁了,竟落的这般下场。"
    解九擦了擦眼镜,"伤口甚多却鲜少血迹,目的不言而喻。"
    "你是说......要的是他的血?"
    二月红手指敲了敲扶手,"姓张,取血,八爷可明白?"
    齐铁嘴倒吸一口凉气,惊道,"麒麟血!"
    "张家百密一疏,麒麟血的拥有者竟不会使用灵力,这可真是......"解九摇摇头。
    张启山关上房门,从楼上下来快步走向平常堆放灵器灵符的房间。
    二月红上前拉住张启山,"佛爷,我们助你。"
    张启山点点头,转身找出阴世镜、阴司笔、墨斗和丹砂。

    解九和齐铁嘴开始摆阵,阴世镜置于西南方,用红线封住西南至东北的十五度方向,其他位置由魂钉牵引,正东方向放置丹砂。
    此阵为极阴,丹砂为至阳之物,置于东方可为入阵者留得一线生机。
    张启山站在阴世镜前,回头看了看躺在阵中的张铭山,"等我回来。"
    他抬腿迈入镜中。

    张铭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黑白无常拉入阴间了。
    前面的黑无常见他恢复了神智,嘻笑道,"嘿~哥们儿,你可终于醒了,你这是死的时候受的刺激太大,连灵魂都受到冲击了,所以才晕了这么长时间呢~你不会失忆了吧?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我跟你讲,你叫......"
    白无常踹了黑无常一脚,"闭嘴,吵死了。"
    黑无常回身趴在张铭山背上,委屈道,"小山山~你看小白他欺负我~"
    张铭山只感觉背上一沉,一转脸就看见一张带着黑色棒球帽的惨白的脸,还做着委屈的表情,眼里竟然还有泛起了泪光?!
    "等等......你是黑无常?"
    黑无常笑着点了点头。
    "你是白无常?"
    白无常冷着脸点了点头。
    张铭山后知后觉道,"我死了。"
    黑白无常一起点了点头。
    张铭山顿了顿,问道,"我能回去吗?"
    黑无常笑道,"为什么小山山想回去呢?回来不好吗?"
    白无常淡淡地瞥了黑无常一眼。
    "......有人在等我。"
    白无常冷冷道,"人死不能复生,执念添业障,不如往生。"
    罢了,幸好他与佛爷相识时间不长。既然再也见不到了,也就别再为他平添业障了。
    但是,想起再也见不到佛爷还是很难受......
    黑无常点了点头,笑道,"对呀~前面也有人在等你哦~他等了好长时间呢。"
    有人等我?
    白无常一把扯过黑无常,无视黑无常的挣扎,冷笑道,"再瞎BB晚上我就弄(neng)死你哦。"
    黑无常捂住嘴,一脸惊恐的点了点头。
    后来张铭山才知道,这家伙只是怕晚上白无常不让他睡觉。(当然为什么不让他睡觉,怎么不让他睡觉......一切尽在不言中)

    张铭山看了看桥下的河,黑色的,深沉而干净,一丝杂质也没有。
    白无常见他盯着河,便解释道,"此乃弱水,鸿毛也不可浮于其上。"
    黑无常捂着嘴点点头。
    张铭山想了想问道,"不是还有一条河也挺出名的吗?"
    黑无常看了眼白无常,见他没说什么,才笑嘻嘻道,"你说忘川啊?其实忘川和黄泉是一条河,阳间传说太多太杂,硬是把一条河掰扯成了两条。哦对对对,还有那个彼岸花,其实是一个花妖的魂魄幻化而成,没有什么花叶永不相见的说法。还有哦~奈何桥其实早就废弃了,现在变成了旅游景点呢~还有还有~孟婆汤其实......"
    白无常恨恨咬牙,"你再说我就把你扔到弱水里去!"

   
   
   

   

评论(1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