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这章感情戏,感觉有点突飞猛进啊,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


中国有很多地方都有龙的踪迹,如上海延安路与成都路高架交汇点的"龙柱",吉林省四平市伊通县的二龙湖等等。也有人说自己见过龙,传闻曾有一龙掉落于街道,过了几日却又突然消失不见。
    不过到了近代,龙的传说便少了许多,想来应是信仰缺失,龙神都懒得显灵了。

    "佛爷,这珠子真的可以化龙?"张铭山看了看被张启山丢到鱼缸里的龙珠,有些不太相信。
    张启山瞥了一眼龙珠,无视那只龙的鬼吼鬼叫,说道,"龙珠即龙,只不过形态变了而已,他的肉身被困在井里无法带出来,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张铭山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又想起了那天的阵法,便接着问道,"佛爷,那日您为何要将我的血融入阵法之中?"
    张启山顿了顿,放下手中的杯子,盯着张铭山的眼睛认真说道,"本来这事儿我准备寻个时间与你细说,但你现在问起,告诉你也未尝不可。还记得你曾说过自己从未学习张家祖技吗?"
    张铭山点点头,这事儿他第一次见佛爷的时候就说过了。
    "我那时曾测过你自身灵力,出乎意料的薄弱,按理说张家人的灵力就算再薄弱也不至于到如此程度,"张启山看着眼前有些不好意思的张铭山,笑道,"你不必自卑,这件事情大有缘由。其实族中对于这种情况有一种记载颇为奇特,但因数量稀少不广为人知罢了。"
    张铭山吃惊道,"难道我就是......"
    张启山点点头,打断张铭山的猜测,说道,"没错,这种情况在张家称为麒麟血。"
    张铭山怔楞道,"那......那不是族长,长老或者天才一类的人物才有的吗?"
    张启山笑着揉了揉张铭山的头发,说道,"怎么,这才刚知道自己有麒麟血,就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张铭山连忙摆摆手,急道,"不是的佛爷,我只是一时间有些震惊而已。"
    张启山眸色暗了暗,轻声道,"你认为,有这麒麟血是一件好事吗?"
    张铭山抬头看他。
    "麒麟血虽说稀少,但张家自古以来的拥有者也不少。你可知这些人最后下场如何?"
    张铭山摇摇头表示不知。
    他虽听过麒麟血珍贵,灵力深厚之名,但却不知这背后有何代价。
    张启山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麒麟血未激发之前,拥有者灵力薄弱,激发之后却成为当世能者,能力之于责任二者从来不分家。从古至今身怀麒麟血者几乎个个不得善终。现今族长张起灵要不是有吴家长孙的先天灵体相助,恐怕也只能落个青铜门内灵尽战死的下场。"
    张铭山有些慌,问道,"那佛爷,我这麒麟血还未激发吧?"
    张启山点了点头,说道,"幸亏我发现的早。麒麟血对于邪物灵体来说可是大补。你身怀麒麟血却无祛邪除灵的能力,若是激发,后果不堪设想。"
    张铭山倒是没想到他于邪物灵体来说竟是人参燕窝一类的东西,不由有些后怕,幸亏佛爷......
    其实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些麒麟血的拥有者在张家虽说地位极高,可哪个不是历经生死。他承蒙佛爷相顾,真是大大的恩情。
    思及此处,张铭山对着张启山粲然一笑,说道,"多谢佛爷照顾,我没什么可给您的,但只要您一句话,张铭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启山盯了他一会儿,突然笑道,"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你小子当混黑道呢?我也不求你什么,你老老实实的呆在我身边就行了。"
    张铭山感觉心重重一跳,随即面色通红。
    佛爷怎么把话说的像告白一样,要是佛爷看上哪个女子......
    想来想去他竟然有些失落,若是佛爷娶妻生子,怕是不能再如此护着他了。
    张铭山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张启山见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便知道他又乱想了,调侃道,"怎么,我愿保你一生平安喜乐,却没想到本人不领情啊。你想学张家本事?"
    张铭山连忙摆摆手,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只是......"
    "只是怕张启山娶妻生子后,再不能护着你罢了。"一个老神在在的声音响起。
    张铭山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心声就这么被坦荡荡的摆在佛爷面前,不免恼羞成怒,冲着那颗会说话的龙珠说道,"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
    还没等他说完,张启山一手搭在他后颈将他拉近,与自己额头对额头,一手拉住他的手,一双黑眸直直地盯进他眼睛深处,缓缓说道,"嘘,别说话。"
    张铭山脸上红色未退,现下又更加红了,正踌躇着不知该说些什么,忽闻张启山轻声且温柔的道,"你可知我心意?得此一人,夫复何求,我有你便足矣。"
    张铭山猛地抬眼,看向张启山。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