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我怎么样不重要,我嗑的CP一定要结婚!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六.
    "喂,佛爷。"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是个挺老旧的车站。"
    "我没听过这个站点的名字。"
    "好的,我找找。"
    张铭山和张启山保持通话,打开了手机自带手电筒搜寻起来。
    张启山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在寂静的车站里一清二楚,"怎么样,找到了吗?"
    "好像没有,不会是个废站吧?"
    张启山沉吟一下,说道,"拍几张照片发给我。"
    "好的。"
    照片发送过去之后张启山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张铭山再次点亮屏幕的时候,通话已经被挂断了。
    佛爷怎么把电话挂断了,手机也没提示,奇怪了。今天怎么处处都透着诡异。
    再给佛爷播过去的时候,竟然说不在服务区?
    没办法,他只能自力更生了。
   

    张铭山跳下站台,顺着隧道跑了进去。
    跑跑停停了大约三十多分钟,实在累了,他慢慢走着打开了微博。
    里面的讨论仍在继续。
    "博主还好吗?"
    "怎么没动静了?不会出事了吧?!"
    "天哪,难道这将是博主发的最后一条微博?!"
    张铭山觉得他再不回一条,可能就要被死亡了。
    "我现在正顺着隧道朝下一个站台的方向走,运气好的话马上就会到了,祝我好运吧!"
    一看手机电量,竟然就剩百分之十了,张铭山赶紧关了微博,点开手电筒加快了步伐。
    他当然没看见接下来的评论。
    "天哪顺着隧道走出去简直是作死!小哥你快回来!!!"
   

    或许是广大网友的祝福起了作用,他在手机还剩百分之八的电量时看到了出口。
    一阵风突然从出口处袭来,夹杂着一股奇怪的腥味,他从未闻到过这种味道,不过马上就要走出隧道的高兴的心情忽略了这点怪异之处。
    "喂,隧道挺危险的,我带你出去吧。"
    "滴答。"
    张铭山转头,看见一个身形高大的人从隧道深处走来。
    隧道里很黑,那个人好像站的比较远,导致他看不太清他的样子,只觉得很安心,并没有什么在这种地方突然出现一个人的恐惧感。
    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好,麻烦你了。"
    那人见他这么干脆,好像愣了愣才迈开步伐走到了他旁边,伸出手。
    张铭山也没多想,就牵了上去。
    他这才看到了他的脸,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这种熟悉感使得他的脑子不愿意去多想些什么,只想跟着他的步伐走出这个黑黝黝的隧道。

    出了隧道就是一个跟刚刚差不多的老式站台,不同的是,这个有楼梯。
    顺着楼梯上去就看见不远处听着一辆黑色的车子,那人拉着他上了车,让他坐在了后座,那人去前面开车。
    很快,张铭山就看不见那个地铁站了。

    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但周围却越来越黑,张铭山刚想问问那个带他离开地铁站的好心人,电话突然响了。
    屏幕里的名字是佛爷两个字。
    佛爷......佛爷?可是......在开车的那个,不就是佛爷吗?
    他鬼使神差就划了红色的图标。
    电话被挂断,弹出了锁屏界面。
    手机电量耗尽,自动关机了。张铭山的理智瞬间回笼,等等,他刚刚干了什么?!
    如果刚刚给他打电话的是佛爷,那么这个......是谁?!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车子外面渐渐升起浓雾,好像在朝山里开。
    张铭山鼓起勇气说道,"佛爷?"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开着车。
    他不是佛爷。
    "我要在这里下车,你给我停下!"张铭山沉声道。
    那个人好像是轻笑了一生,张铭山皱着眉头盯着他,正想再说些什么,那个人的头却突然转了180度,直直地看向他,但他的身子却仍旧开着车!
    张铭山被吓得一愣,反应过来的他立刻去开车门。结果一转头就看见一个惨白惨白的人脸贴在车窗上!
    他猛地向后躲闪,透过后车窗隐隐约约能看到浓雾里有更多的东西。
    这时,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张铭山连忙推开另一边的车门下了车。
    他一抬头,就看了到两个大字。
    酆都。
    张铭山后退几步,迅速转身冲向浓雾中。
    他跑了很长时间,但周围仍旧被浓雾包围着。他不得不停下来尽量辨别方向。
    但他一回头,酆都二字却好像更近了!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浓雾之中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张铭山不由得地向酆都城门的方向后退,本能地远离这个突然出现的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雾中渐渐显现出一个黑影,从个头看,应该是个男人。
    "张铭山。"黑影出声了。
    张铭山忍不住瞪大眼睛,这时他已经能清楚的看到那个黑影的面貌了。
    是佛爷,又或者不是。
    张铭山谨慎地问道,"你是谁?"
    张启山皱了皱眉,"怎么,吓傻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我是谁?"张铭山继续问道。
    张启山挑了挑眉,笑道,"张铭山,你小子还想不想离开这儿?"
    张铭山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个再是假的,他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佛爷,这是怎么回事?"张铭山边靠近张启山边问道。
    张启山没有答话,抬头看了看城门上的两个打字,说道,"跟我来。"
    张铭山不疑有他,随着张启山向城门走去。
    "佛爷,这酆都是什么地方?"
    张启山顿了顿,转头伸手拉住他,轻声说,"别多问,跟着我走就行了。"
    张铭山在这一瞬间内感觉到了一种别扭感,但这种感觉一闪即逝,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就消失了。
    这时张启山已经带着他到了城门下,朱红色的大门不知道何时已经打开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张铭山感觉他的脑子越来越混沌,他想要喊一声佛爷却怎么也含不出口,声音卡在喉咙里憋红了脸也只是发出一些微弱的气音。
    "......铭山......"
    "铭山。"
    "张铭山!"
    一个声音由远及近,由模糊到清晰,在他将要跨进城门槛的时候在耳边炸裂,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嗯......"张铭山揉了揉眼睛,脑袋好痛。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脑袋更痛了,他跌跌撞撞地下床冲出了房间。
    "怎么下床了?"张启山到了杯热水想送上去,楼梯上到一半就听见了开门声。
    张铭山的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头发凌乱,衣服倒是换成了睡衣,想想也知道是谁帮忙换的。
    张启山上前,想把人弄进房间在让他多躺一会儿。
    他刚找到这小子的时候可真是让人心惊,差一点就再也出不来了,腿都迈进去了一条,心脏都已经停跳了,连带着自己的心脏也差点停跳。
    那感觉可真不好受,当初让这小子住进来的时候只想着观察观察是不是麒麟血,没想到现在连他的心都能牵动了,看来以后要把人看紧点儿。
    他可不是什么毛头小子,喜欢上了还死不承认,喜欢上了就该把人牢牢攥进手心里。先抓住,再徐徐图之。
    张铭山见张启山离自己越来越近,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使得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停留在一个胳膊的距离。
    张启山立刻停了下来,他皱了皱眉,说道,"我是张启山,还记得最后是谁喊你的名字吗?"
    张铭山迟疑了一下,犹豫道,"是佛爷您吗?"
    张启山挑了挑眉,笑道,"看来还没吓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铭山揉揉眉心,头还是好疼。
    "过去躺下,我慢慢跟你说。"张启山冲着床扬扬下巴。
    张铭山乖乖过去躺下,接过张启山手中的水杯,喝了几口就放下了,迫不及待地说道,"佛爷,您说吧。"
    张启山把人按倒,掖了掖被角,坐在床边说道,"那天给你打完电话我就朝你的方向赶过去,你身上沾有我的气息,所以很容易就能感应到,但那天我被挡在了结界外,设下结界的是个高人,我废了很长时间才打开了一个缝隙,名字是最短的咒语,是唤醒一个人最快速有效的方法,那天你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我借灵力送进去的,幸好你本能的抗拒进入那个地方,昏了过去,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佛爷,那个酆都城是什么地方?"
    张启山转头深深地看了张铭山一眼,意味深长道,"酆都,阴司也。"
    张铭山顿时一身冷汗,"地......地狱?!"
    张启山淡淡道,"通俗点儿说,阴曹地府。"
   

    他突然不敢一个人睡了怎么办?!
    佛爷你这么平静地说出来考虑过差点进去的我的心情吗?!

    佛爷表示,别怕来跟我一起睡就好了。(温柔笑)
   

  
   

评论(1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