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赞过五十今晚就双更哦~谢谢支持!

五.
    昨晚回来后,张铭山很早就睡了,他的酒量实在不行,幸好昨天也没喝太多,他今早还能起来去上班,要不然全勤就没了。
    "佛爷早。"
    张启山刚出卧室就看见张铭山在厨房之间来来回回。
    昨晚喝了酒今早还能起这么早,还以为他要睡到中午了,看来不用给他们公司的老板打电话了,不过最近他下班时间早了很多,看来前一阵亲自打过去的电话没白费。
    "去上班?"张启山在餐桌前坐下来。
    "是的。"张铭山从厨房里端出碗皮蛋粥放在张启山面前,"可以吃了佛爷。"
    张启山点点头,突然觉得家里一直有这么个人也不错。
   

    早饭过后,张铭山就去上班了,虽然现在住在佛爷家里离市区近了不少,但还是需要坐好几站地铁才能到公司,不过也算很好了,平常他都得提前两个小时起床赶公交,现在还能多睡一会儿。
    地铁上,旁边的几个学生热烈地探讨着什么话题,张铭山觉得有些无聊,就拿出手机看看有什么新闻。
     "今早我市又发现一具死状奇特的女性死者,与四平路公园死者死状极其相似......"
    怎么回事,前几天就死了一个,怎么又发现一个,变态连环杀人啊?
    啧啧啧......现在晚上回家真是越来越不安全了,看来以后要小心点,幸好最近下班时间正常,希望老板的这种行为继续下去。
   
   
    一天的时间在忙忙碌碌中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张铭山的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再打印一份文件就可以收拾东西回家了。
    "小张啊。"张铭山旁边的同事周姐突然转头叫了他一声。
    "周姐,怎么了?"张铭山应道。
    周姐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小张啊,今儿我老公下班晚,孩子马上就放学了,可我这还有一份文件没做完,能不能麻烦你一下......"
    周姐平时对张铭山还是挺照顾的,算是他工作上的师父,所以他没多犹豫就答应了,"没事儿,接孩子要紧,您快去吧,别耽搁了。"
    周姐笑着到了声谢,收拾收拾便匆忙离开了。
    临近下班时间,公司里的人都陆陆续续走光了,只剩下张铭山一个人,但手里的文件还的有一段时间才能做好,看来他得给佛爷打个电话说一声,今晚不回去吃了。
    "嘟......嘟......嘟......"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可能佛爷正忙着,等会儿再打吧。

    文件做完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张铭山没想到会拖到这么晚,幸好还能赶上最后一班地铁。

    张铭山有些不安。
    按照往日的运行时间,十分钟他就应该到站了,可是现在地铁开了有二十分钟了,却依旧没有遇到任何车站,也没有停下。只在黑黝黝的地下隧道中不断前行。
    奇怪啊,难道是因为末班车要比平常开得慢?
    他看了看其他乘客的反应。
    那个学生摸样的年轻女孩一直低着头,头发遮住了脸颊,可能是睡着了,也不知道那样会不会坐过站。另一个大妈提着一个篮子,上面盖了一块布,布上面斑斑点点脏兮兮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还有一个老头,坐在离门最远的地方,面色苍白形容枯槁,看起来像是患有贫血之类的病症。
    他打开微博,发了一条消息,"感觉今天1号线有点奇怪啊?"
    不一会儿,下面就有了不少评论。
    "怎么奇怪了?"
    "平常我十分钟就能到站,结果现在二十分钟了还没见到一个站,地铁一直没停过。"
    又有人加入了讨论,"这会儿应该是末班车吧?小哥要小心哦~最近末班车总容易出问题,上次那个303还没查清楚呢~"
    张铭山有些无语,他可以说上次那个303他坐过吗?而且就是出事的那个晚上......
    "车上其他人有什么反应吗?"
    "好像没有,感觉他们都很淡定,我还以为末班车要比平常慢。"
    "要不要去驾驶室看看啊?会不会是驾驶员出了什么问题啊?"有人提出了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
    "好的,我去看看。"
    张铭山立刻起身去驾驶室查看。
    驾驶室的门关的很严,张铭山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来。
    倒是觉得身后有人。
    一回头,发现那个学生已经醒了,和另外两个人一起盯着他,面无表情的,有些渗人。
    张铭山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冲那个学生笑了笑,就近坐下了。
    人身处一个诡异事件中心的时候,往往不会意识到诡异之处。
    如果他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正常人是不会把脖子扭成90度去看人的。

    张铭山打开微博,发现下面的评论多了不少,于是他一一回复。
    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地铁响起了报站的声音。
    "您好,@¥#&站已经到了......"
    什么站?他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个站的名字,报站的声音很小,语速也快,还没等他听清就说完了。
    地铁,也缓缓地停了下来。
   
    张铭山决定在这里下车,他总觉得这趟车怪怪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边下车边顺手回了一句,"我要下车了,不过这个站我没听过,挺奇怪的。"
    下面又是一串评论,"说不定像公交车一样,下班之后都会到汽车总站休整,地铁是不是最后一班也会进入总站休整,所以末班车与日常行驶的路线不同?地下交通是很复杂的,有很多备用线路的说,说不定司机直接抄近道直奔总站了呢?"
    "哦哦,有可能!"
    "总站都建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现在已经12点多了,估计打车也很难。你下车的那个站离市区估计不太远,赶紧打个车回家吧,大晚上怪冷的。"又有人给了新的建议。
    "好的,谢谢。"
    这个站有点像老式火车站的月台,距离地面有一定高度。四周没有什么人,在这个站下车的好像也只有他一个人。
    夜晚的寒风吹在脸上,让人寒毛直竖。
    地铁的门缓缓关闭,在张铭山面前离开。
    里面的人还是维持原本的动作,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
    张铭山一时间不知道去哪儿,便目送地铁离开车站,就在他坐的那节车厢快要离开他视线的时候,车上原本坐在他对面的三个人突然集体扭转头来,向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张铭山被吓了一跳,因为那些人整个头都扭过来贴在玻璃上,脖子及以下的部分却纹丝不动!
    那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但那只是一个瞬间的功夫,还没等他看清楚,地铁就转了方向,那节车厢彻底看不到了。
    张铭山突然想给张启山打个电话,但想了想还是没有拨出去,这么晚了,说不定佛爷已经睡了。

    "我下车了,这个车站有点奇怪,挺像老式车站的,还挺冷,地图上竟然定位不出来我的所在地,难道是我的手机定位功能坏了?"他又发了一条微博。
    "周围有什么特别的建筑吗?"
    "老式车站是什么样的啊?"
    "就是那种只有月台,距离地面有一定高度。"
    “那有下去的楼梯吗?”
    张铭山看到这条评论,连忙朝车站另一头走过去。
    车站的另一头有些黑,视线不是很清楚,但勉强能看到尽头杂草丛生,已经看不到什么路了。
    "那边都是些杂草,看不到有没有下去的楼梯。但远处好像有一个很繁华的商业区,我能看到灯光。"
    "能看到灯光说明离市区不远。"
    张铭山接着头顶上微弱的灯光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站已经很旧了,墙皮已经掉落了不少,地上都是被风吹过来的残枝败叶,还有一些发黄的纸张,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评论(2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