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四.
    张铭山就这么被张启山不费吹灰之力拐回了自己家。

    后来他在床上好几天起不来的时候,真想不通自己当初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自己进了狼窝!
   

    "今晨我市发生一起恶性杀人事件,凌晨五点左右,一环卫工人在四平路公园附近发现一具女尸。该女尸外部并无明显伤痕,脖颈处有两个孔洞,疑为致命伤口。现场并无大量血迹,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

    张铭山刚打开电视,就听见了这则早间新闻。

    最近B市不太平啊......

    不过自从他搬进佛爷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梦了,他问过佛爷,说是因为这个房子附近埋了避邪的灵器,而且佛爷住在这里,灵气自然也会遗留在房子里,自然不会有什么鬼祟不长眼。

    没了噩梦人生真是太美好啊,感觉上司的臭脸都没那么讨人厌了。

    "佛爷。"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老板竟然让大家准时下班了。佛爷得知后就总是叫他一起去吃晚饭,不过今天有些不同寻常。
    佛爷竟然亲自来接他了。

    张启山点点头,说道,"今儿老八请客,你一起去吧,他总说想见见你。"

    张铭山有些懵,八爷?齐铁嘴?他见自己想干嘛?

    "佛爷,这是九门聚餐,我一个界外人,去了不太好吧。"张铭山婉拒。

    张启山挑了挑眉,说道,"让你去你就去,我张家人何来外人之说。"

    张铭山动作迅速的上了车,没有再多说话。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个男人的本性。你不可以反抗他已经决定好的事情,就算提出异议也得拐着弯来。

    总结一句话,佛爷说的都对,佛爷说什么都好。

    "哎哟喂~佛爷,您可算是来了,再不来九爷就要被饿死了!"

    刚进包厢门,就见一个典型算命先生打扮的人朝着他们冲过来。

    张启山淡淡的瞥了来人一眼,"老八,九爷和你可不一样。"

    一句话噎地齐铁嘴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们家佛爷就是这么地威武霸气。嗯没错,就是这样。

    张铭山本来还有些紧张,被齐铁嘴弄得什么紧张也没有了,还差点笑出声来。

    "哎哟~这孩子是?"

    齐铁嘴此话一出,引起了饭桌上另外九位的注意。

    红衣男子身边的女子声音柔柔的,问道,"莫非这就是佛爷家的那个?"

    张启山点了点头,朝齐铁嘴笑眯眯地说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我金屋里藏的娇 。"

    齐铁嘴嘴巴张了老大,嗑嗑吧吧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个字。

    不可能啊!他齐铁嘴的卦怎么会错,他明明就算出来佛爷最近红鸾星动,是要走桃花运的节奏啊!

    张启山见齐铁嘴一个人在旁边掐着指嘀嘀咕咕也没再理他,拉过张铭山给他一一介绍起来这些九门的当家。

    "这位是二爷二月红,这是他的夫人丫头。"

    "这是铁拐李,三爷。"

    "这是陈四爷,你那朋友陈皮便是他的儿子。"

    "这是狗五爷,吴老狗。"

    张铭山表示这位他还是耳熟的,这一任张家族长张起灵的伴侣便是这位狗五爷的孙子吴邪。

    "这是六爷,黑背老六。"

    "这是七姑娘,霍仙姑。"

    "这是九爷,解九。"

    "至于八爷,我想我就不用再多说了。"张启山用眼神示意张铭山看向已经回到座位上但还在嘀咕的齐铁嘴。

    张铭山点了点头,笑了笑表示明白。

    跟这些灵界传说中的人物打过招呼后,张铭山感觉好像也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可怕,就像狗五爷并没有像外界传说的那样随时随地带着一头恶犬,反而是个挺和蔼的老爷爷,而黑六爷也没有扛着把大刀来吃饭。

    流言的可信度实在是太低了,简直是欺骗广大八卦群众的感情。

    酒足饭饱之后,齐铁嘴硬是要给张铭山算一卦。

    张铭山看了看齐铁嘴两个小圆眼镜后坚定的眼神,只能向张启山求助,"佛爷......"

    且不说他信不信这些,单是让这种大师级别的人物独为他算一卦也不是他能受得住的啊,天知道他们算一卦得多少钱。

    没等张启山答话,齐铁嘴先不乐意了,嚷道,"这佛爷是你什么人啊,我给你算一卦都得他同意!"

    张铭山苦着脸,这跟佛爷是他的谁有什么关系,关键是您这一卦卜下来我这就得出去多少人民币啊!

    张启山闻言看向张铭山,盯了片刻又转向齐铁嘴,说道,"他姓张,自然是我的人。"

    张启山说完这话后倒也没多想,张铭山姓张,又是张家人,自然是他的人了。

    不过其他人可不这么想,解九的脑子更是拐了几个弯。

    齐铁嘴也没多说,只道,"我这可是头一次给别人卜卦不要钱,张铭山你小子还不领情,不行,今天这卦我是卜定了!"

    张铭山一听免费,便也无所谓了,转头便说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齐铁嘴抽来一张纸写下来,盯着看了半天,脸色突然变了,随后立即恢复过来,张铭山也没在意,其实虽说他是张家人,但从未接触过这些,所以也不是特别信。

    倒是张启山张口问道,"老八,如何?"

    他并未错过齐铁嘴那一瞬间变了的脸色,能让九门八爷变了脸色的卦象......

    张启山的心微微沉了下来。

    齐铁嘴摇了摇头,笑道,"大富大贵,佛爷这小子好福气啊!"

    张启山见他这样也就没再问,大家喝了会儿酒聊了会儿,二爷带着夫人就先走了,接着没过多久,大家也就各回各家了。

    对于灵异神怪之类的倒是没人提起,就像是普通朋友一般吃了个饭说着明日再聚来日再约,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至少张铭山是这么以为的。

    深夜,短信一则。

    卦象大凶,此劫关乎张铭山性命,应劫之日不超一年,且与佛爷您命中一劫密切相关,虽不至于危至您的性命,但张铭山在劫难逃,其度之一生无忧,若不度,恐魂飞魄散,上天入地再无其人。

    张启山轻叹一声,彻夜无眠。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