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现代灵异 HE)

    我决定放弃ABO人设了...觉得中国式灵异版本加上ABO有点不伦不类,虽然我真的很喜欢ABO这个设定(T T)

二.
    第二天,张铭山刚起床打开微博的时候,就被各种303公交车的新闻刷屏了。
    不会是那个303吧......
    他顿了顿,还是点开了其中一条。

    11月14日晚,B市303路公交车神秘失踪,被发现时位于城郊一深坑内,车内发现两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其中一具为公交车司机李某,另一具身份不明,死亡的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

    当看到现场图片时,张铭山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竟然真的是他昨晚坐的那辆!那个老奶奶说的竟然是真的!卧槽!
    同时又生出了一种幸好他租的房子还不算太远的幸运感。
    可真是让他在现代社会体验了一把劫后余生的感觉。
   
    过了几天,各大新闻媒体罗列疑点到达了高潮。
    总结一下大概有几点:
    1.公交车跑了一天后,还开出100多公里,这实在不太可能,何况还是303路这种老型公交车。更诡异的是,jing cha剖开油箱发现里面竟然不是油,而是鲜血。
    2.尸体严重腐烂,这种情况在夏天一夜之间都不可能发生,冬天就更不可能了,而尸检证明,尸体腐烂并非人为。
    3.按理说,303路从它的行车路线到它最终被发现的地点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而且还有几个路口,但是路口监控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几大疑点一出,引起了广大热心市民的各种猜测,有阴谋论,有怪力乱神,有变态杀人,千奇百怪,无所不有。
    张铭山到没什么感觉,一方面是因为家族原因,一方面是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玄幻了,简直像是一场梦。本来还以为jing cha会来找他问话什么的,结果等了好几天都没什么动静,他也就忘在脑后了。

    一个多月后。
    张铭山照例起床去上班,起得有点晚,便去楼下的包子铺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上了公交车。
    刘叔家的包子豆浆还是很好吃的,包子既便宜量还足,豆浆也是一大杯,现在已经很少能找到这么实惠的早餐铺子了。
    不过今天这包子怎么味道怪怪的,张铭山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尝了尝豆浆还可以,三两口喝光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嗯,全勤还是有希望的。
    他只是个刚刚入职的新人,也明白公司里的老人一定会欺负欺负新人,但他还是很不服气,大多时候都没他的工作,但他还是不能走,因为马上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前辈"来找他帮忙,等他忙完抬头一看,人却已经走了。
    他总有想去考研的冲动,他的成绩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学费生活费成问题,等他赚够了钱,一定去考研。
   
    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在你忙碌的时候。
    一转眼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张铭山觉得刘叔家包子的味道越来越奇怪了,幸好他只是有时候起晚了才会去买,大部分时间还是自己在家做。
    这天是周五,想一想明天就可以休息了还是挺开心的,他哼着歌朝小区走。
    到了楼底下,却发现围满了人。
    奇怪,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连jing che都来了?
    他看见房东也在,便上去问了问。
    "哎哟~我的天哪~真是作孽哟,你刘叔都死了有两周多了,要不是王姨家的小孙子吃包子吃吐了都不知道呢!"
    那前一周给他卖包子,每天早上跟他说早的男人是谁?!
    女房东继续说道,"说来这事儿也奇怪,人都死了有两周多了,那天天卖包子的是谁啊?也没听说他有个卵生兄弟啊?"
    听到这里,张铭山已是浑身冷汗,他虽未学本家绝学,但这些事情耳濡目染也总是知道不少,尽管他并不太相信。
    在本家中曾有过这种说法,人死不自知,即为活死,形如常人,不食不睡。
    这时人群突然出现一阵骚动,前方出现了干呕的声音,挤到前面去的女房东面容扭曲的走了回来,带着些哽咽说道,"小张,没想到你刘叔竟然在用人肉做包子,太恶心了,幸好我不吃他家的包子。"
    张铭山先是一阵空白,然后是生理上感觉到恶心,最后是心理,极致的恶心终于到达了大脑,他伸手猛地捂住了嘴,冲上了楼。
     "呕......"他扶着马桶吐了出来,直到胃里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这几天他一定不会再想吃任何东西了,可能这辈子他都会对包子或者肉这两者再也提不起任何食欲,对于一个吃货来说,这很残忍,但是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会再想吃包子了。或许肉还有可能,但包子,实在是......

    他吐完后感觉舒服了点,但仍旧有点儿恶心,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就草草的洗了脸刷了牙上床睡了。
    睡一觉就好了,又是新的一天!
    然而他没想到是,有些东西并不是他说结束就能结束的。
   
    距离包子铺的事情已经过了三天了,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里,按理说新闻早已经该变成旧闻了,但对于张铭山来说,还没有结束。
    这几天他的梦里一直没有安生过,刘叔总是叫他吃包子,他明明知道那是人肉做的不能吃,但他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吃完之后刘叔总是掰下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笑着问他,好吃吗?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惊醒,然后一刻不停地冲进卫生间......
    再这样下去,他不仅会神经衰弱,还有可能会厌食而死!每天饿了只能喝清水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于是,他动了找个在B市的本家人看看的心思。

    "北正路一号,二号......"有钱人啊!
    眼前是一幢小型三层别墅,虽然知道本家有能耐的都不缺钱,但这也太有钱了吧。在房价高于天的B市有这么一幢别墅也不简单啊,这小区可是非富即贵,啧啧......
    陈皮这小子到底靠不靠谱,虽说他是九门二爷的徒弟兼四爷的继承人,但这家伙不靠谱很久了,当初他知道这家伙的真实身份时,还是毕业后的一次偶然碰面。
    想起这件事他就生气,这家伙见他的第一句话竟然说他最近几年命犯菊花,命犯菊花是个什么鬼,麻烦你给老子解释一下?!
    后来互留了电话,经常见面才慢慢知道了彼此的身份,陈皮知道他是张家人的时候也颇有些惊讶,说是没见过不会法术的张家人,要好好瞧瞧。
    他真是呵呵了。
   
    就在他站在门前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下章预告:下章佛爷出场!人肉包子事件可能还得接个后续,下个故事已经物色好,敬请期待!
   
   

评论(1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