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启副]嘘,别说话(ABO现代灵异 HE)

    私设如山,这里张副官的大名采用了演员张铭恩和小说张日山的混合版,叫张铭山。
    有可能OOC,没写出来之前我也不知道会怎样。
    懒癌晚期,长短不定,更新不定。

    这章是写帝都303末班公交车的灵/异事件,是人编纂还是实有发生已经不得而知,相信有很多人都看过了,这里做个改编,作为开胃菜吧。

    嘘...别说话,往下看。

    B市十一月已经入冬了,深夜的寒风可不是盖的,穿着羽绒服还往人身体里钻。
    这才刚入冬就冷得要死,过一阵还能出门吗?!
    张铭山紧了紧羽绒服,听着身旁同为等车人的两个Omega小女生的吐槽。
    他虽然是东北人,但谁说东北人就耐冻了,在暖气房里短裤短袖吃着冰棍简直不能再爽。
    公交车怎么还不来,这天气末班车该不会不开了吧。
    正想着万一没了末班车怎么回家,不远处的路口忽然拐过来了一辆公交,灯光晃眼,但勉强也能看清正是他在等的303路。
    末班车一向没有多少人,更何况又是这么冷的天气。
    一对Beta青年小夫妻坐在靠里的位置小声的说说笑笑,靠前的位置是一位看着挺慈祥Omega老奶奶,他便坐在了老奶奶后面的位置上。
    打扰别人甜蜜总是不太好的。

    车开了有好一段时间,还有三四站就要到家了。突然,公交车司机骂/了一句,"made,这大冷天儿的怎么还有人坐车,黑灯瞎火的是人是鬼?!"
    年轻的售票员看了看,劝说道,"李叔,停一下吧,这天这么冷,大家都不容易,再说咱这也是末班车了,这地方也没什么出租车,万一这两个人回不去怎么办?"
    司机李叔哼了一声,还是停下了车。
    张铭山住的地方其实离市中心挺远的,他一个刚入社会的大学生哪来的钱买房,市里的房价也不是他能支付的起的,租金都贵得要死,就这快要到郊区的房子,还是租的。
    公司本来说给配宿舍,结果那宿舍的住宿费也不便宜,环境还不怎么样,还不如他这租的房子,还便宜不少。
    就是回家麻烦点儿,夏天还好,冬天晚上回家也只能赶这趟末班车。

    他听见有人上车,收起手机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上来的其实有三个人,其中两个穿着清/朝的长袍,面色惨白,这两人中间还抬了一个人,那人披头散发的看不清面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大晚上的突然来这么一出,把车上的人都吓得不轻,司机都有些没缓过劲儿来,一时间没有开车,那两个小夫妻看着那三人走到最后一排坐下,表情都扭曲了,赶紧冲到前门下了车。
    年轻的售票员有些僵硬的笑了笑,说道"可能是附近拍戏的吧,喝了酒连戏服都没来得及换。"
    说完冲着张铭山和老奶奶的方向点了点头。
    这时司机也反映过来了,低声骂了一句晦气,关上车门发动了车辆。

    张铭山听了售票员的解释渐渐放下心来。虽然张家有个张天师为祖先,也将绝学传承下来,但族里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安排他学习,小时候还觉得委屈,后来大一些的时候总是看见大人们带着伤回来,他突然觉得就这么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也挺好。
    他可不认为自己能遇上这种虚无飘渺的事儿,毕竟他什么也没学过,点儿也不能这么背。
    他自小无父无母,在家族里轮流寄养,一直到他考上大学,但家家都有自己的孩子,对他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想来想去,对他最好的也只有那一家了。只不过那家人后来南迁,他那时又小,便渐渐的便断了联系,不过那些好,他是会记一辈子的。
    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他发现坐在前面的老奶奶总是转头朝后面望去,他也没多想,可能是老人家头一次见,觉得稀奇吧。

    他正准备收拾收拾下车,前面的老奶奶却突然拉住他气愤道,"你这小伙子看着挺白净的,怎么手脚不/干净呢?!偏偏要偷我这老太婆的钱包。"
    张铭山皱了皱眉,这碰/瓷儿都碰到公交车上来了?
    "老人家,我没拿您的钱包,要不您再找找?"
    "不可能,你就坐在我后面,现在我的钱包不见了,就是你偷的!"
    张铭山顿时不想再多说话,便拿了包绕过老太太准备下车,谁知那老太太仍旧不依不饶,非要拉他下车去派/出/所理论。
    这附近派/出/所得走好远才能到,谁知道这老人怎么回事,反正下了车他不理就是了。

    公交车缓缓停在了站点,老太太拉着他下了车,期间还吵着大声说就是你,不是你还能有谁等等。
    公交车已经缓缓离开,他皱着眉说道,"我拿没拿您钱包您自己心里明白,我要回家了,这么冷的天您也赶快回家吧。"
    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没拿我的钱包小伙子,真是太谢谢你了,刚刚要不是你,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我可爱的小孙子了。"
    张铭山愣了愣,问道,"那您这是?"
    "那三个人上车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我那会儿频频回头看他们,也是多亏了窗户里吹进来的风,我隐约看见他们被风吹起的袍子下竟然没有脚!那个被抬上来的人估计已经没救了,现在赶快报Jing,说不定还能把司机和售票员救下来,只求他们福大命大吧,哎......"
    张铭山被这段话整的有点懵,他感觉这位老奶奶有点儿不太正常,哪有那么悬的事儿,车内灯光昏暗,老人家老了眼神不太好实属正常。再说了,他报jing要怎么说啊?难道跟jing cha说他在公交车上碰见僵尸了,估计jing cha会把他当成精神病吧?
    老奶奶见他并不相信,摇了摇头,叹道,"现在的人对鬼神都无所谓了,那还有什么敬畏之心啊,也是我这老太婆强求了啊......"
    说着便朝前走去,慢慢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张铭山打了个冷颤,也没再多想,转头朝不远的小区里走去。

    其实这件事里仔细想一想还是有很多漏洞的,比如说大冷天的公交车窗户怎么会开着,如果没开着哪里来的风,还有就是按理说清代服饰长袍再长也不会把脚也盖住,有没有脚还是能看清的,就算盖住了,那上车的时候司机又怎么会没看见......
   
    这里的小副官没经历过那个动乱的年代,稚嫩不少,没有那么沉稳,但我尽量让他的大体性格不变。(好吧,我承认,小副官的性格比较难揣摩,我写不出来...T T)

    鬼神之说还是挺不好揣测的,权当个故事看看吧。
    子不语怪力乱神嘛~
    嘘,别说话哟~

下章预告:西单人/肉包子事件,敬请期待~

我去告诉我有敏感词是什么鬼?!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