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五.
"有没有想你胖爷啊天真无邪小同志~"胖子揽住吴邪的肩膀大笑道,"听说最近你可是艳福不浅啊?"
"去你的,死胖子一来就没个正型。"吴邪瞪他一眼,小哥还在旁边站着呢,他真以为压低声音小哥听不到啊。
不过话说回来,张起灵轮回一世,按理说一碗孟婆汤下去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的身手非但没有随着记忆消失,反而更加精进了。
他不是没问过,但小哥说他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小时候有人教过,等他再长大一点儿的时候,不知为何生了一场重病,病好后那个教他的人就不见了,不过功夫倒是保留了下来。
胖子一脸猥琐道,"怎么?金屋藏娇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天真~把人领出来给胖爷我看看呗~"
吴邪笑骂道,"我看胖爷您这次来根本不是来看兄弟的吧?"
胖子这次从北平到上海是找了借口的,任谁也不会相信北平最大的古董商会无缘无故的跑来上海,所以,看兄弟和在上海开拓市场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所有借口,不过是身处乱世,命不由己,不得不处处小心罢了。
胖子一下子正了脸色,"吴邪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胖爷我对兄弟一片思念之情啊~"
吴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听瞎子说你不准备住在上海?"
胖子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怪异,"是,这事儿......有些蹊跷,不,应该是诡异,咱们等到了瞎子那儿再细说。"
张起灵从后视镜里看了胖子一眼,没有说话。
吴邪点了点头,"也好。"
车里一时间静了下来,胖子也不再插科打诨,或许是与他即将要说的那件事有关系。

"哟~几年不见,我们的小盟盟也长大了!"
王盟的嘴角抽了抽,笑道,"多谢胖爷夸奖。"
胖子厚着脸皮道,"不谢不谢~哈哈哈哈~"
黑瞎子在一旁突然开口道,"就是~我们的盟盟长大了,胖爷您的云彩还在天边呢~"
胖子表示黑瞎子真是护崽,明明知道云彩是他的梦中情人还要拿来刺激他,真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
吴邪笑了笑,随即用手里的杯子敲了敲桌子,"胖子,你那会儿在车上到底要说什么事儿?"
胖子一下子就止了笑闹的心思,啧了一声道,"这事儿还要麻烦你了天真。"
他初次见到吴邪的时候,吴邪正帮黑瞎子处理一批古董。
那批古董是刚刚从土夫子手里收来的,还带着土腥味儿。其中有一把通体黑色,黑金锻造的古刀最为出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