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三.
"吴先生,张小哥,请二位稍等片刻,我家老爷和二老爷去给新厂子签合同了,马上就回来。"黑瞎子家里的管家知道吴邪是他家老爷最好的朋友,自然也就没什么不能说的。
吴邪点了点头,拉着小哥去了房子后面的花园。
不得不说,黑瞎子真是会享受,大洋房大花园大喷泉甚至还带着一个游泳池,真是万恶的资本家,啧啧啧......
而且王盟这辈子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他收入囊中,好好的小伙子硬是给他养成了童养媳。
"小哥,这边坐。"吴邪带着张起灵坐到花园的亭子里,以前他和黑瞎子王盟总在这里喝酒聊天。
张起灵挨着吴邪坐下,接过吴邪手中的酒杯放到桌上。
吴邪见状疑惑道,"小哥你不会喝酒啊?"
不会喝酒才好,他还从没见过张起灵醉的样子。
张起灵摇了摇头,没有答话。
吴邪有些无语,他这到底是会但不想喝,还是不会喝啊?!

夜深了,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由远及近。
"小三爷~"黑瞎子拉着王盟穿过花园来到亭子。
"老板~~~"王盟一脸高兴地朝吴邪和张起灵挥手。
这小子刚见他的时候还小,以为吴邪也跟黑瞎子一样是个商人,所以一直管吴邪叫老板,而吴邪也因为上辈子王盟总叫他老板便没有提醒,这个称呼就一直用下来了。
吴邪笑着招了招手,"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王盟突然有些生气地道,"都怪他!非要去什么歌舞厅!那些个舞女歌女有什么好看的!"
黑瞎子笑嘻嘻道,"怎么?盟盟你吃醋了?"
要真是吃醋还好呢,他这榆木脑袋什么时候能开个窍啊!
王盟狠狠瞪了黑瞎子一眼,骂道,"老子吃个屁的醋,吃谁的醋,那些舞女歌女吗?!"
他小时候黑瞎子还是上海黑帮的头头,成天跟一帮小混混呆在一起,好的没学到,粗口黑话倒是学了一大堆,长大了黑瞎子洗白,他也读了书有了学问,自然不再满嘴大粗话,但生气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蹦出几句。
黑瞎子痞笑道,"爷就爱听你这粗口,再来两句啊~"
王盟气的脸通红,朝吴邪抱怨道,"老板,我要跟你一起住!跟这个精神病在一起我也一定会变成精神病的!"
吴邪哈哈大笑,黑瞎子养了王盟这么多年,看得到吃不着的感觉可是真真不好受啊。虽说王盟现在已经十八九岁了,但这感情到了奈何脑子不开窍也实在没办法,可把黑瞎子给急坏了,成天拉着吴邪让他开导开导王盟。
王盟开没开导好他是不知道,黑瞎子为何对王盟这么执着他倒是明白了。
在黑瞎子还是赵文和的时候,他曾经受过一次重伤。那是诸神混战时期,他还不是西方鬼帝,只是一个有些法力的小仙罢了,被上古大神战斗时的神力波及受了重伤,疼痛难忍之际突然有一个小仙闯进了他养伤的洞府。
那小仙本是集天地日月精华而成的仙草,被上古大神的神力影响化身成型。故而黑瞎子本是想捉了他来给自己补补的,那小仙也不反抗,许是仙草天性善良,竟日日用仙草之力为他疗伤,照顾他。
然而黑瞎子快好了的时候,那小仙却因仙力耗尽魂归大荒了。
黑瞎子寻了他千万年才寻到,他为了上辈子的王盟在人间大开杀戒受了千年的天罚,几十年前才恢复完全。
这件事,吴邪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天下万事万物,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