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金陵劫»
一.
"小吴,这便是那位从广西来的学生。"
吴邪放下手中的讲义,抬头看向徐校长身后。
他不知道他该做出什么反应,也不知道心中翻涌的情绪是什么,只知道,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私立复旦大学教师办公桌前,是在上海闷热的夏天,是在战火纷飞的乱世。
"小吴?吴邪?"徐校长伸出手在吴邪眼前晃了晃。
吴邪猛然回过神来,一时间竟有些紧张,"哦哦……校长请坐……"
"嗯,"徐校长点了点头,笑道,"他叫张坤,家是广西一个小地方的,千辛万苦前来上海求学,因着陈先生的推荐信上说他很倾慕小吴你的学识,所以我便把他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教授知识啊。"
吴邪笑着点了点头,"校长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
"小吴啊,张坤同学因为不是入学时间进来的,所以学生公寓没有准备他的房间,能否让他先暂住你家,过些天便让他住进学生公寓,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就不麻烦你了。"
吴邪连忙摆摆手,"不麻烦,让他一直住我那儿吧,学生公寓本就紧张,我那儿刚好空房不少,就不用再准备学生公寓了,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搬来搬去太麻烦了。"
徐校长笑道,"这样也好,那下午你的课结束后带他去逛逛校园吧,这孩子不太爱说话,你多多照顾着些,我就先走了。"
吴邪起身道,"校长放心,慢走。"
徐校长笑着出了房间。
吴邪面朝着徐校长顺手关上的房门,有些不敢回头。
他寻找了多少年呢?他自己也记不清了,自从胖子死后他便离开了长安城,一直辗转各地。
起先是抱着寻找的心情的,后来再见到黑瞎子的时候,他告诉他张起灵百年后转于世间,他问他在何地,他却也是不知道了。
他慢慢不再那么执着了,只想着百年后能否再见,再见了又该如何相处,他定已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忘尽前尘往事了。
后来想想,能再相见便是好的,还求什么再相知呢。
上海繁华,人人向往,他五年前来这里教书便是为了在这四千万中寻找之一,幸好,幸好,我们再次相见。
"张……坤同学?"吴邪转身笑了笑,"我叫吴邪,你好。"
他起身弯了弯腰,鞠了一躬,淡淡道,"吴先生好,学生名坤字起灵,吴先生唤我张起灵便可。"
换了时间,换了地点,唯有故人未变。
杳杳飞鸿到,似是故人来。
你我终于再次相逢于红尘,张起灵。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