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二十五.«长安乱»番外
"天真,你可算醒了······"
吴邪转了转眼珠,就看到了一旁一脸憔悴的胖子,他的战服布满血污和泥土,胡子拉碴,眼袋青黑,显然已经几天没有打理过了。
吴邪坐起身接过胖子递过来的杯子,清了清干涩的嗓子,"这是哪儿?"
胖子瞪着眼睛,紧紧地盯着吴邪,生怕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这是我以前混江湖的时候暂时居住的房子,天真啊,胖爷劝你一句,斯人已逝,咱们活人还是得好好活,你可千万别······"
吴邪挥挥手打断了胖子的话,"我知道,"他顿了顿"带我去看看他吧。"

出了屋子吴邪才发现是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树木成群,茂密的山林间阳光只能成线状投射下来,时不时从远处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实在是个归隐的好地方。
吴邪想着,或许,他在这里也不错。
他抬手抚了抚眼前的木牌,上面还没有刻字,胖子说,是留给他的,这样小哥一定会安心些。他没想到,也没料到,他至死,都在想着他。
胖子把他葬在了附近最大的一棵树下,这样的话,夏天好乘凉,冬天好挡风。
吴邪不由想笑,你看看你这个兄弟,对你可真是好。
小哥,我和胖子都不准备回去了,你写的那封信我已经看了,谢谢你保护我,既然你已经洞悉了三皇子的诡计,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和我,和胖子商量一下说不定会有解决的办法啊,你总是这样,什么事儿都一个人扛,现在扛不了了吧······
吴邪一笔一划的在木牌上刻上十三个字。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头顶阳光明媚,他终于忍不住了,在他亲手刻下那一个字的时候,泣不成声。
他以为他看过芸芸众生,不会再为生离死别而痛苦,可他终究没有看透自己的心啊······

"麒麟一笑,阎王绕道"的传说终结在这片不知名的山林里。
世间传说长生不老的青衣公子,心死在这片不知名的山林里。

后来胖子告诉吴邪,当时自己和他是被黑瞎子救下来的,但胖子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黑瞎子就又不见了。

花开蝉鸣,叶落雪飘,四季轮转。
"天真······今后······就剩你一个人了······如······如果······真的有来世的话······你就去······去找小哥吧······"
胖子大限已到,不知不觉,竟已过了一甲子。
吴邪将胖子的骨灰撒到了山崖下,他生性爱自由热闹,却在这寂寥的山中陪了他一辈子,兄弟二字,莫过于此。

他走之前将张起灵的墓碑描摹了一遍又一遍,怕夏季的暴雨冲淡了字迹,怕冬季的暴雪磨损了墓碑。
小哥,我可能以后不会再来了。
张起灵,愿我们尘世再见。

身后的瘦金体在阳光下清晰明了,分明已入木三分。

"夫 麒麟王张起灵之墓"
"妻 吴邪立"

你带着荣耀与我的心长眠地下,我带着你的思念和记忆踏入红尘。
只求再次相见,不求地老天荒。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