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二十四.
三日后。
这场在历史上被载入史册的大战中就此拉开序幕,黄土弥漫,杀机四伏。
破城之战一触即发。
叛军将领立于常山城门之上,对着张起灵大喊道,“素闻麒麟王用兵如神,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张起灵抬眼看他一眼,皱了皱眉,这场战争他不能败,决不能败。
麒麟王一声令下,带头冲向敌军阵营,马蹄声声,杀意四起。

吴邪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终于忍不住了,他快步冲出元帅帐奔向马匹,他要去前线看看。
他看过张起灵和胖子演练,这个计划的完美程度只高不低,按理来说应该早就结束了,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硝烟弥漫,战争俨然已经结束。
吴邪一时间有些愣住了,他跌跌撞撞的下了马,常州城的城门紧闭,门前尸横遍野。
天色昏黄,黑烟滚滚,血色似将天边染红,他满目血丝,不愿相信眼前的景色。
张起灵呢?!他一定不会死!
吴邪猛地冲向众多尸体中,张起灵,张起灵,张起灵!
不是他,不是他,都不是他!
突然,常山城的城门打开,一名士兵推出一辆木板车,车上似是人的形状。
叛军之首在城墙上笑道,“吴公子,我可是把张起灵完好无损的还给你了,你要怎么感谢我?”
吴邪已经顾不上回答了,在他看见那辆车的时候,心中漫起无尽的恐慌,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说是完好无损的,所以一定不会的。

“不!!!!!!!”
在他掀起那层薄布的时候,一切都不必猜测了,也不必安慰了。
朦胧中,他仿佛看到那具鲜活的身体被一箭,一箭,一箭地钉死在陷阱中,鲜血染红了他身旁的土地。
他转头看了看身后,平北大军的驻扎营地就在离此不远的镇州城外,但极目望去仍是不见城门。
他知道,吴邪一定在等他凯旋归去。
恐怕,他不能如他的愿了。
他死的那一刻,万籁俱寂,唯有那人的笑声清晰,声声入耳。

城门上的人大笑起来,“我说过,麒麟王不过如此。”
城门早已再次关闭,吴邪一直盯着张起灵布满血污的脸,他想,我这次真的好难受好难受,为什么你不来安慰我呢?
再也没有人安慰他了,用那种笨拙的方法,不像是安慰,倒像是说教。
他扯了扯嘴角,有些想笑。
小哥,张起灵,你睁开眼睛好不好,我们回家。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分钟,一个时辰又或者是一昼夜?
时间于他来说早已不重要了,千百年来的唯一一次刻骨铭心,就这样死在了这里,死在了这遍地横尸的战场上,死在了这黄沙滚滚的大漠里,死在了,他的怀里。
恍惚间听见了胖子的声音,或许只是幻觉,他眼前一黑,倒地,却未曾放开他。
要是能就这么随他去了,多么好。

哀莫过于心死,人不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