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我怎么样不重要,我嗑的CP一定要结婚!

二十二.
长安城一夜之间笼罩在了无尽的恐慌之中。
本应该是日出东升的天空却被黑云笼罩,不见一丝阳光,最让人吃惊的是青勇帮一夜之间遭人残忍杀害,甚至朝中几位东瀛使臣也死于非命,一时间人心惶惶,似末日来临。
麒麟王府,书房。
吴邪站在窗前看着黑压压的云层,一时间脑中思绪纷乱。
黑瞎子乃是西方鬼帝赵文和,传言西方鬼帝善使言灵,杀人不过言语之间,青勇帮和东瀛使臣的事情必然与他脱不了干系。
王盟已死,灵魂也早已进入轮回之道,天意难违,难不成他想逆天而为?!
小哥和胖子已经被皇帝宣入宫中报告凶案之事,这中间的诡异之处岂是常人所能信的?
长生不老之术要是被帝王所知,后果不堪设想。始皇帝当年为求长生不老无所不用其极,但仍未成功。自己能活下来完全是个谜,至今为止都不知道原因。
吴邪抬手揉了揉眉心,心情稍稍平静了些,便继续整理思路。
如今朝廷内部四分五裂,节度使手中权力极大,掌地方行政军事经济,国家分裂在所难免,这个朝代的气数将近,大势已去。
如此一来半年之内必有叛乱,麒麟王绝对是将帅的不二人选,胖子必然会跟去。他只要偷偷跟着张起灵一起远离皇都长安,就可躲过这劫。
战场上死亡不计其数,找不到尸体实属正常,就算是麒麟王和大理寺卿也不能幸免,金蝉脱壳,便可避过此劫,从此天地逍遥。

麒麟王和大理寺卿出宫后,于麒麟王府书房中与一挚友密谈至深夜,后来此友便再未出现过。直到半年后北边叛乱,麒麟王出征。
有人说曾在长安城中最高的建筑上看到过一位青衣公子,高举酒杯冲着北面,满面严肃。
又有人说曾在郊外见到一位青衣公子尾随麒麟王出征的队伍徒步送行。
更有人猜测,那位公子便是麒麟王和大理寺卿的挚友,名唤吴邪。至于他为何不肯当面送行,实在是众说纷纭,就不一一道来了。
而麒麟王,则永远是这个国家的战神,“麒麟一笑,阎王绕道”的传说经久不息。

平北大军驻扎地,元帅账内。
官号大理寺卿诨号王胖子大大地叹了口气,佯装无奈道,“天真吴邪小同志啊~要不你就从了小哥吧~”
那位被长安城百姓猜测百遍的白衣公子差点一口茶喷出来,“死胖子瞎说什么!”
张起灵淡淡的瞟了胖子一眼,没有说什么,继续低头看手里的布阵图。
胖子一脸认真道,“胖爷我怎么能是瞎说,你听胖爷给你分析分析。”
吴邪白了胖子一眼,“我倒要听听你能分析出什么来。”
胖子一听来劲儿了,猥琐的笑道,“你看啊,小哥作为平北大军元帅率军出征,天真你硬是从长安城追到北方边境,这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风沙严寒一样不少,哪儿有长安城繁华舒适,这就是赤裸裸的纯洁的坚贞的爱啊!”
吴邪忍不住把自己手中的茶杯砸向胖子,“死胖子一天脑子里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就算小爷我看上小哥小哥也不能看上我啊!”
吴邪也是怒到了极点,话一出口自己顿时都愣住了,还没等他开口解释,张起灵就缓缓问道,“为什么不可能呢?”
一时间吴邪和胖子都傻了,胖子最先反应过来,“你看!我就说凭胖爷我的火眼金睛怎么可能看错,这一路上小哥对天真你可是关怀备至,就差贴身保护你了。简直都要闪瞎胖爷我的狗眼了!”
“你他娘的放屁!小哥什么时候要贴身保护我了!”吴邪粗话都被胖子逼出来了,早知道就不让这个死胖子分析了,真是越说越离谱!
“胖爷我不多说,就说半月前天真你感冒那阵儿,那可是在大沙漠里,水源难寻至极,小哥白天边处理军务边照顾你,最后把公文都拿到你的马车里处理了,除了特殊情况,连吃饭都没离开过你身边,夜晚他独自一人骑马离开军队去寻找水源,要是找不到他就把每天自己的那份水全给你,整整五天小哥都是这么过来的,不然你以为你咳嗽时润喉的水是哪来的,你自己的水只够撑半天的!小哥这么对你,天真你还不和小哥在一起胖爷我一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不就是长生不老吗,要胖爷我说‘今朝有酒今朝醉’,现在的才是最重要的,可别等错过才追悔莫及。胖子我今天说得多也说的冲,天真你要是听我一句就好好待小哥,不听的话就把胖子我今儿说的这些话当个屁放了,明天太阳升起咱们依旧是朋友。”
胖子越说越认真,小哥怎么对天真他可是一点一点的都看在心里的,但天真却一直躲躲闪闪的不正面接受,不管什么原因,胖爷我今儿个把这层窗户纸给他们捅破了,堂堂正正的聊一聊才能出结果,不然照天真这个性子还不定得拖到什么时候去呢。
小哥啊,兄弟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吴邪已经被胖子的一席话给砸蒙了,张起灵早就放下了手中布阵图,静静的看着吴邪没有说话。
胖子见目的达到了便挥了挥手,打了个哈欠道,“胖爷我困了,你们俩自便啊~”
说着转身出了帐篷。
胖子出去好一会儿,吴邪才反应过来,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子,他没想到张起灵为他做了那么多,或者说,他知道,但只是刻意的不去注意罢了。
现在再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很抱歉都是扯淡,这些事情他默默地做了,那说明他是真的愿意对你好,但对你好的理由却不一定是爱。
吴邪叹了口气,转头盯着张起灵的眼睛问道,“小哥,胖子说的是真的吗?”
其实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同性之恋古已有之,何况他对张起灵总有些说不清的熟悉感和时时刻刻都存在的安全感,若不是他长生不老小哥只有百年,他一定会欣然接受。
其实说到底,不过是自私二字,不过是他怕自己百年之后孤单罢了。
张起灵伸手抓住吴邪的手紧了紧。
他并不是不敢说,堂堂麒麟王不会懦弱到连喜欢一个人都不敢说的程度,他只是,怕百年之后他孤单罢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