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脑洞作品,欢迎入坑)

十九.
吴邪从暗道里快速跑向出口,饶是这样,也用了将近一个时辰,他在跑出来的一瞬间就拉开了信号弹,但他并没有站在原地等待,沿着进城的路急速奔向城内。
他知道肯定来不及救王盟,但此刻已顾不上思考,只能祈祷他们只是抓走王盟,而不是杀了他。
吴邪的眸色沉了沉,没有再做过多的猜测。

王盟见暗格完全关闭,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靠着墙滑坐在地,四个黑衣人缓缓地围住了他。

痛,永无休止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他只记得那些人把他的双手吊起,挂在房梁上。哦对了,他们还想知道暗格的出口······嘿~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老板会长生不老之术呢······老板······老板一定已经安全了······好痛······我好痛······全身都好痛好痛······好痛······瞎子······我好痛······为什么会想到瞎子呢?他那么烦人······
王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四周静悄悄的,他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血液滴落的声音,现在地上应该有好大一滩血吧?不知道和那年被打到后脑勺比哪次多······我马上就要死了吧······
王盟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多么想在死前看到无损的吴邪,那可是拯救了他生命的人啊······对了,还有那个瞎子,瞎子······

黑瞎子和吴邪,张起灵还有胖子赶到的时候,王盟还保留着最后一点神智,他的嘴唇不停地蠕动,轻声的念着一个名字,“瞎子······瞎子······”
或许,连名字都算不上。
黑瞎子没有笑,他面无表情的冲过去放下了王盟。
吴邪也冲上去,声音颤抖的唤道,“王盟,王盟!我是吴邪,你睁开眼睛,撑住别睡!”
王盟的眼皮抖了抖,现在的他已经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因为他的眼睛已经被挖掉了,眼球就被扔在不远处,而他身上的伤痕更是不计其数,血液已经汇做一个小水洼,满屋都是血的味道,不过他已经闻不见了。
王盟最终没有睁开眼睛,他微微勾了勾唇角,笑着,跟他的老板告别,跟他还没来得及开始的感情告别。
吴邪活了很多年,见过了很多生生死死,但王盟在他眼前笑着面对死亡却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他救活了他,第二次,他终于没能来得及。
吴邪不明白,为什么王盟要笑呢?明明要死了啊······
张起灵拉起已经浑身颤抖的吴邪,脸色凝重对胖子点了点头,带着吴邪走出了屋子,他想,吴邪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把他压抑千年的东西释放出来,而他,很愿意作个倾听者。
或许,瞎子也需要。
胖子默默地退了出去,轻轻地拉上了门。

黑瞎子静默的坐着,搂着王盟,一动不动。
突然,他抬手,像往常一样摸了摸王盟的头发,还像昨天一样毛躁呢。
他记得王盟的头发并不柔顺,或许是因为小时候颠沛流离的缘故吧。他猜想。
“你说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跟我回家有什么不好?”他轻声道,仿佛是怕吵醒了怀中的人。
去青勇帮那日,他便问过他,愿不愿意跟他回家,他虽笑着,却是一本正经的。他只当是玩笑,笑骂一句,臭瞎子。没有再多的回答。
“你说,害你的人是谁?我帮你杀了他们好不好?对了,还有小三爷呢~”他伸手擦了擦王盟的面容,“别生气嘛~我知道他是你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我不杀他就是了~”
胖子在外面听着黑瞎子自言自语,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这下好了,死了一个,疯了一个,天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王小盟你安息吧,胖爷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胖子转头出了院儿门,快马加鞭的向大理寺赶去。
他要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干的,他娘的敢在胖爷头上动土,老子让他知道什么叫死!

胖子没有看到的是,屋内的黑瞎子站起身子,伸手解下了一直蒙在眼睛上的黑布,他的脚下升起黑色的漩涡,渐渐地把他包裹进去。
唯有月色和王盟见证了一切。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