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脑洞作品,欢迎入坑)

十八.
夜已深,吴邪回屋后让王盟打来热水,晚上的忙碌让他有些疲累,草草洗漱后便睡了。
王盟倒没有什么困意,他准备看会儿书再睡。
他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孤儿,一路流浪到了长安城,靠乞讨为生,有时候会干点儿小偷小摸的事情。他觉得长安城里有钱人多,所以施舍的也多,这样他就不会再挨饿了。
直到那天,他碰到了一个排场特别大的大官,他像往常一样想上前讨点银子。以前遇到这种大官,他们为了显示自己的仁慈亲民,一般都会多打赏点儿银子,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好几天不出来乞讨,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多要点,做一身厚实的冬衣,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呢。
他发现今天竟然没有别的乞丐跟他来抢银子,这真是太好了!他有些兴奋,这样他就可以多拿点银子了。
他看见一双白皙的保养极好的手撩开了帘子,那简直是天人啊,容貌就不必多说了,光是那份气质,就叫人只有仰望的念头了。
他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不仅有银子拿,还能碰见这样一个天仙一样的人。
他简直要高兴疯了。
“嘭!”
他突然倒在了地上,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耳边只能听见“嗡嗡”的轰鸣声。
他的眼前有些发黑,似乎经过了很漫长的时间,他的眼前开始出现白色的斑点,渐渐地,有光进来。
他努力地抬头,耳边依旧轰鸣,他缓缓的转了转眼珠,看向那个天仙一样的人,他一定会救他的吧,那样美丽的人一定也有一颗善良的心。
可是,那个天仙一样的人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仿佛他只是路边一只不起眼的小蚂蚁,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就凭你这样的小乞丐,还敢接近我们公子?!不自量力,去死吧!”
他感觉到被人踩了几脚,但他的后脑怎么会那么疼呢?
她终于明白今天为什么没有乞丐跟他抢了,因为他们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他们都知道不能靠近武大人的轿撵,因为一旦靠近,就会像他这样。
他有些想笑,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呢?
他实在没有力气爬起来了,他想就这样死了算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了。
他的爹呢?他的娘又去哪里了?
是了,他们都死了,死在了家乡的那场饥荒里,死在了逃荒的路上,只有他顽强的活下来了。
但活下来又有什么用呢?遭受冷眼,遭受欺凌,遭受饥饿,遭受寒冷······
他闭上了眼睛,仿佛这样做就能隔绝那些冰冷的围观,仔细看一看,他的嘴角甚至还带了些微笑,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或许是因为马上就要解脱了吧。
“你没事吧?”

王盟在烛火下闭了闭眼睛,抑制住翻涌的泪意。
即使隔了很久,他仍旧记得那个阳光不是那么明媚的下午,有一个人笑得像太阳一样,照亮了他的生命。
后来他知道,吴邪这个人,大多数时间里都像平静的水,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或许是他历经千年沉淀下来的;也不那么善良,不会去接济街上的每一个乞丐。
他曾经问过吴邪为什么要救他,吴邪道,“想救呗。”
王盟当时有些气馁,他觉得吴邪在敷衍他,但后来想想,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想救,便救了。就像后来吴邪教他认字读书一样,想做便做了,从来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但王盟一直觉得,他在那个阴天里确实看见了太阳,只不过太阳不叫太阳,叫吴邪。

王盟揉了揉眼睛,有些困了,便吹了灯,准备睡下了,忽然,他听到了打杀声。
王盟没有点灯,他打开房门,轻手轻脚的摸向了吴邪的房间。
“老板,老板······”王盟轻声喊道。
他的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
王盟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猛地挣扎起来。
“小声点!”
王盟一下子停止了挣扎,扒开了嘴上的手,小声道,“老板,你吓死我了!”
吴邪比了个手势让王盟跟上,他指了指床边的暗格让王盟进去。
王盟轻声问道,“那老板你去哪儿?”
吴邪窗边的这个暗格只能勉强塞进去一个人,是他用来防止今天这种情况的。
吴邪皱眉道,“他娘的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进去。”
王盟摇了摇头,没动。
吴邪抓住王盟使劲把他往里面塞,王盟扒住床边死活不进去,吴邪都要被王盟气疯了,松了手上的劲儿,骂道,“臭小子你他娘的不想活了?!赶紧给老子进去!”
王盟依旧是摇头,“不行,我进去了老板你怎么办?老板你进去。”
吴邪恨恨道,“你小子行啊,老板我的话都不听了!我再问一遍,你进不进去?你不进去以后就别跟着我了,爱去哪儿去哪儿!”
王盟有些迟疑,他刚准备说话,房门突然被踹开了!
吴邪见状立刻把王盟推向暗格,暗格的机关是一次性的,而出口在城外,所以不怕杀手从外面开启。
瞬息之间房间里已经进来了几个拿着刀的蒙面人,王盟迅速的退向暗格,吴邪见王盟妥协就松了些力道,王盟却抓紧了吴邪没有松手。
吴邪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挣开,他突然明白了王盟要干什么,“王盟!!”
王盟冲吴邪笑道,“老板,你要小心。”
他猛地转身,把吴邪甩进了暗格。
吴邪回头,却只看见王盟挡在暗格前的背影,直到暗格完全关闭,他的背影一动未动。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