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慎入)

十三.
一直修长的手撩开了车帘,“上车。”
胖子见是张起灵,顿时有些疑惑,小哥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吴邪愣了愣,看了眼胖子。
胖子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天真,你和小哥坐马车,胖爷我爱骑马。况且这马车太小,胖爷我这身神膘可不能挤着了。”
死胖子,不想跟小哥坐就直说,拐那么多弯弯道道。不过他也不想啊,低气压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不知道小哥见了皇帝是不是还是这幅样子,说不定一下子就变成一脸谄媚了。
吴邪想象了一下张起灵一脸谄媚的样子,狠狠地打了个寒颤,无法想象,全是马赛克••••••
胖子已经转身骑马去了,张起灵见吴邪一直没有动作,便起身拉住他的胳膊拽了一把,吴邪直接被拽上了马车。
吴邪有些吃惊,这样的臂力怕是项羽也比不上。这样的一个人,军功盖世,不,应该说,功高震主,在边境,估计是只知麒麟王,不知长安帝了。
他真的没有反心吗?皇帝怎么会这么信任一个功高震主的人?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见他没有要开口的意向,便开口问道,“查的如何?”
吴邪回过神来,“有些眉目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跟东瀛人有些关系。”
说到东瀛人时,吴邪的语气沉了沉,张起灵并没有错过吴邪的反常。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会对身旁的这个人投入太多的关注,自从在燕子楼见到他第一面起。
本来那一日是和瞎子约好在燕子楼见面的,但那个人突然闯入他的视线,接下来便有了第二日、第三日••••••
“怎么了?”张起灵开口问道,今天他似乎并不像以前一样不爱讲话,他想知道身旁的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想用言语去探究这个人。
吴邪没想到张起灵会注意到他一瞬间不自然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寡言少语的人突然有了把这几千年的糟心事都说出来的冲动。
吴邪笑了笑,把这一切都归结于身旁这个人为他带来的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安全感?这个词语从他千年前醒来的那一刻就不存在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吴邪转头看向张起灵的眼睛,缓缓说道,“大概是魏晋时期,那时的政治黑暗,道学盛行,长生不老之术自然是个炙手可热的话题。我与一个东瀛人偶然结识,他觉得我知识渊博,对于歧黄之术更是研究的透彻,”吴邪说到这里顿了顿,脸上带了嘲笑的神色,“研究透彻?哼。”
张起灵伸手拍了拍吴邪的肩膀,无声的安慰。
吴邪继续说道,“我那时对东瀛语有些兴趣,便于他来往频繁,他在获得我的信任之后,竟用我来研究长生不老之术,随后发现我的体质异于常人,竟想生吃我的血肉••••••”
张起灵皱了皱眉,眼底墨色翻涌。
“后来多亏一友人相助,才得以保全性命。”
吴邪说完后松了一口气,他的身份不允许他与世人有太多纠缠,这么多年挚友唯一二而已,却都早已作古,仔细想来,张起灵算是第三个让他能放下心来信任的人。

“王爷,到了。”车外传来王府仆人的声音。

张起灵没有动,对吴邪说道,“多谢。”

吴邪点了点头,没有言语,随后下了车。

谢什么呢?谢谢他与他说自己的故事?谢谢他此次协助办案?

无论谢什么,吴邪并不知道,他与张起灵羁绊从此便再也无法斩断,至死也无休。

或许,这一切从他出生之日起,便已注定。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