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慎入)

十二.
酒足饭饱,胖子挺着肚子坐在一旁问道,“瞎子你怎么来了?你那说书摊不摆了?”
黑瞎子摸了摸眼睛上的黑纱,笑道,“不摆了。”
“怎的?你不是说挺有钱的吗?”胖子掏了掏牙齿里的菜。
“我找到了更有趣的。”黑瞎子冲着王盟咧嘴一笑。
王盟打了个寒颤。
吴邪看向黑瞎子,“瞎子?还是赵高?”
黑瞎子的笑顿时有些不自然,“别别,小三爷,还是叫瞎子吧。”
吴邪笑了笑,“听胖子说你在黑道混的还不错。”
黑瞎子笑着点点头。
“那青勇帮就交给你了。”
“哦?那个马三的事儿。”黑瞎子挑了挑眉。
胖子点点头,“下午天真和我去付家店里看看,青勇帮那边瞎子你跑一趟。”
“付家?怎么,这事儿跟他们也有关系?”
“天真早上从尸体里发现了棉絮,小哥说做工精湛,不是普通人家用的杂棉,长安城里就属付家的棉最好,就先过去看看。”
“哑巴呢?”
“小哥被皇上宣进宫了,估计有什么事儿。”
黑瞎子没再追问,反正皇帝三天两头就宣哑巴进宫,估计这次不是下棋就是听曲儿。皇帝年龄大了,几个儿子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有张起灵能让他放心,战功赫赫,又忠心于他,恨不得天天宣进宫陪着才好。
他笑嘻嘻地转向吴邪,问道,“那我跑这一趟有什么好处?”
别的不要,把小王盟给我就行。
吴邪看了一眼黑瞎子,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王盟,你今天跟瞎子一起跑一趟。”
赵高以前也没有养男宠的习惯啊,难道这么多年女的看烦了?不对,当时他是个宦官,有那心也没那身啊。
黑瞎子闻言笑意更深,王盟在一旁哀嚎,“老板!我不想跟这个死瞎子一起!”
吴邪挑眉,“再废话扣月钱。”
“你每次就会用这个威胁我!”
“有用就行。”

付家棉店。
“哟~两位爷想要点什么?我们店里的棉花可都是一等一的好••••••”
胖子一挥手,说道,“让你们掌柜的出来。”
“哎哎~二位爷稍等。”这皇城脚下,权贵多了去了,所以他也没有多想便进去喊掌柜的了。
“什么风把胖爷您吹来了,好久不见!”掌柜的冲胖子拱了拱手。
吴邪见掌柜的跟胖子认识便没有再废话,直接问道,“宋掌柜,你这儿最近可有什么人来买大量的棉絮?”
宋掌柜愣了愣,“这位爷是?”
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膀,笑道,“这位可是胖爷我的好兄弟,他问什么问题宋掌柜你仔细回答就行,不必紧张。”
宋掌柜闻言笑了笑,“哎~既然是您的朋友,那我自然尽力而为。”
“现在是夏季,正值棉市场淡季,所以平时也没有什么人来买棉絮••••••
“哎~老板,那天你不在的时候咱们店里来了个人,买了三斤棉絮呢。”在一旁倒茶的店小二突然说道。
“大概是什么时候?”吴邪追问道。
“大概是一个月前吧,我还奇怪怎么有人大夏天的买那么多棉絮呢,所以对他印象特别深。”
“宋掌柜,你仔细看看这个是不是付家棉店里卖出去的。”胖子从小储物袋里拿出一缕棉絮问道。
宋掌柜接过仔细看了看,“没错,这就是付家的棉絮,只有付家的工艺才能做出这样的棉絮。”
胖子收回棉絮冲吴邪点点头,问店小二道,“你还记得那天来买棉絮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吗?”
店小二想了想,说道,“那天他来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关门了,因为是淡季,所以就算是夏天,我们关门也比较早。因为天色已经比较暗了,而且那个人还带着兜帽,所以我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太看清楚他的样子,再加上已经过了一个月••••••”
吴邪皱了皱眉,“没事儿,你再仔细想想,他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吗?”
店小二愣了愣,对吴邪的问法有点奇怪,“异于常人?”
“对。”
“哦对了!那个人说话咕咕哝哝的,好像带点外地的口音,搞得我都听不太懂他说话,所以当时特意问了他好几遍。”
“外地口音?大概是什么音调你还记得吗?”
店小二凭着记忆学了几句,吴邪听完沉思一阵,然后说道,“谢谢你,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店小二连连摆手,“不用谢不用谢,我应该的。”
胖子也没急着问,见吴邪问完了也不再废话,“那宋老板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咱们改日好好喝两杯。”
宋老板笑道,“成!~您们有什么需要的再来小店,千万别客气!”
胖子挥了挥手,便和吴邪出了店门。
“怎么样天真,有眉目了吗?”
吴邪笑了笑,“收获不错,没白来。”
胖子刚想问,一辆马车突然停在了二人面前。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