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慎入)

十一.
胖子点点头,“查出来了。燕子楼死的那个,叫马三,是个混混,以前跟着贾老六在街上收点保护费什么的。据贾老六说,后来这小子找着了个挺牛的靠山,就不跟着他混了,也就再也没见过。”
张起灵突然开口问道,“那个靠山是谁?”
胖子愣了愣,回道,“青勇帮。”
张起灵没再说话,吴邪正准备开口,有个小厮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
那小厮一进来看到满屋子的尸体顿时有点腿软,抬手抹了抹头上不知是因天热出的汗还是被吓出的冷汗,“启禀王爷,皇上传来口信,说有要事商议,宣您即刻进宫。”
张起灵闻言冲吴邪和胖子点了点头,率先出去了。那小厮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出去的。
王盟有点想笑,这么看来,他还是很不错的。
吴邪只看着张起灵出去了便也没太在意,“胖子,瑞蚨祥的那个呢?”
“那个啊,那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乞丐,无名无姓无家,再查也查不出什么了。”胖子有些无奈道。
吴邪皱了皱眉,“这倒奇怪了。看他那个死状还以为他有些来头,那他的衣服是怎么回事?一个乞丐不应该出现在瑞蚨祥的大堂吧?”
胖子摊了摊手,“这胖爷我可就不知道,说不定是发了一笔横财呢。说起来,这乞丐还是瞎子认出来的,说是以前经常去他那里听书,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再没见过。都是好几个月前的事儿了,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吴邪没有接话。
死的这两个人都是不怎么起眼的人物,应该说都是社会底层的人,除了身份不起眼之外,这两个人很难再有什么关联。
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死因却都很奇怪,而且死亡时间和尸体腐烂程度严重不符,这么奇怪的死法真是少之又少,他活了这多年还是头一次见。
那个乞丐的死状他见过,据胖子说,同燕子楼那具的死状一模一样。
那个从尸体嘴里爬出来的白色肉虫是什么?
离奇的死亡时间又是如何造成的?
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等等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咕~~~”
“呃••••••老板••••••我好饿啊。”王盟苦着脸道。
胖子拍了拍王盟的肩膀,呲牙一笑,“看时辰都快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不如咱们先去吃饭吧天真!这些东西吃完饭再慢慢想,不着急,不着急。”
吴邪笑骂道,“也不知道一大早是谁把我从被窝里拉起来,说什么十万火急刻不容缓。”
胖子挤眉弄眼道,“哎呀~要不是小哥天还没亮就从王府过来监督我办案,胖爷我也不会那么早去扰人清梦啊~顶头上司什么的,天真你多担待啊!~”
吴邪看了一眼胖子脸上因笑容而堆砌起来的肥肉,调侃道,“胖子,你赶紧减肥吧,就你这样儿,哪家的闺女会看上你啊!~”
说着,率先迈开步子走向饭厅。
胖子在后面不满道,“嘿~天真这你就不懂了吧,胖爷我当年就是靠这一身神膘才在官场上横行无忌,无人可挡!就连皇上,都要赞我一句不畏权贵,神勇无敌!”
王盟偷偷撇了撇嘴,就您这样儿,还神勇无敌,那麒麟王岂不是成神仙了?!
后来王盟才知道,原来他曾经无限的接近真相。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