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慎入)

六.
吴邪赶忙上去扶着王盟,“怎么了?看见尸体了?”
王盟摆了摆手,脸色更加苍白,“老板你快别说了,恶心死我了!”
吴邪有些想笑,“臭小子,你以为大理寺的活儿是那么好干的,一天一钱银子能那么容易就让你拿到手?”
王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身后突然响起胖子的声音,仔细听来竟也有些虚,“吴邪小同志,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哟~胖爷这是也被吓着了?”吴邪笑着起身,把王盟扶到茶棚坐下。
胖子听吴邪带着些嘲笑意味的话,当即想捉弄他一下,“哟呵~您老人家能耐大,有本事跟胖爷我进去看看啊。”
“胖子,激将法对我可没用。”吴邪笑着指了指坐在凳子上大喘气的王盟,“别把我和这种毛还没长全的小孩儿比。”
胖子没回吴邪的话,反倒对身后的那个瞎子说,“瞎子?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倒是让吴邪暗吃一惊。
没想到这说书的瞎子竟然认识胖子,听语气还很熟。
那瞎子慢慢站起来,笑嘻嘻道,“怎么?瞎子我想体验一下人间疾苦不行啊?”
看那样子就一点儿不像个体验人间疾苦的。
胖子闻言嗤笑道,“哟~大名鼎鼎的黑爷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兴趣爱好,胖爷我怎么不知道,有时间带上胖爷我呗~”
“胖爷您这么显眼,瞎子我可带不起~”
胖子张嘴就贫道,“几个月不见,黑爷您这张嘴真是越发的招人喜欢了,不知道这长安城有多少小姑娘喜欢呢!”
那瞎子正准备还嘴,就看见从瑞蚨祥里走出个人,赫然就是麒麟王张起灵。
没想到他也在这儿。
张起灵看了胖子和那瞎子一眼,“进来。”
平平淡淡的两个字却带着不可违背的威压。
瞎子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我的好日子要到头咯~”
吴邪看了眼胖子,挑了挑眉,“你们都认识。”
胖子笑嘻嘻地一把搂住吴邪,“天真啊,我和这死瞎子还有小哥,哦,小哥就是王爷,我们三个啊,很早就认识了,等这阵儿忙完胖爷我请客,咱们爷几个去醉仙楼吃夜宵,到时候我再跟天真你细说。”
吴邪瞥他一眼,笑了笑道,“那我就等着胖子你的宵夜了啊。”
胖子看了一眼王盟,又看了看吴邪,“要不天真你跟我们进去吧,看王萌萌这个样子••••••”
吴邪也再没推拒,点了点头,跟着胖子和那瞎子进了瑞蚨祥。
他还有好多事情要搞清楚。
吴邪一进去,便闻到一股恶臭。
前面的瞎子笑得更欢了,“闻着这味儿倒不像是个刚死的啊,像是死了好几个月了的。”
胖子皱着眉点了点头,指了指地上盖着白布,“你们看看吧。”
吴邪站在原地没有动,抬眼看了看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看天花板的张起灵。
难不成天花板上有什么?
那瞎子蹲下撩开了白布,胖子往后退了两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