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入梦

我怎么样不重要,我嗑的CP一定要结婚!

似是故人来(原创架空瓶邪,黑盟慎入)

一.
吴邪第一次遇见张起灵是在长安城的燕子楼上,他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奇怪到能够引起已经活了这么多年的他的好奇心。

吴邪每次去燕子楼喝茶的时候,十有八九会看到有个人坐在那个角落的桌前。

那人每次都点一壶茶就可以坐一下午,不是等人,也不吃东西,就是坐着,望着天花板,要不是间或有一些喝茶的动作,他都要以为那人只是个假人了。

吴邪低头抿了最后一口茶,留下银钱便下了楼。
楼下吵吵闹闹的不知出了什么事。

吴邪看了一眼门前拥挤的人群便掉头往后门走,他并不想去凑热闹,活了这么久什么事儿没见过。

但命运总是不尽人意。

"哎!~说你呢!前面那小子给胖爷我站住!"

突然一声大吼在吴邪身后响起。

吴邪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的朝后门走,直到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硬生生让他停住了脚步。

“嘿~我说这位小兄弟,胖爷叫你你没听见啊?!”

拉住他的这个胖子虽然穿的便服,但并不难看出他的身份,吴邪笑了笑,拱手道,“不好意思,在下并没有故意忽视官爷的意思,这里人多声杂,是在下没听清楚。”

那胖子正要多说什么,有个冷清的声音突然响起,“与他无关。”

只见那胖子一脸惊诧的表情回过头去,随即躬身道,“卑职拜见麒麟王,王爷千岁。”

闻言吴邪心里一惊,没想到他竟是麒麟王张起灵。

“麒麟一笑,阎王绕道”的传说早已遍布这个国家的大街小巷,上至八十岁老妪下至三岁黄毛小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麒麟王是这个国家的战神,破南蛮,定北夷,保家卫国,人人爱戴。

这位王爷为什么常来燕子楼?突然,一掌拍在吴邪的背上,“原来这位公子是王爷的朋友啊!刚才多有得罪,请您见谅,见谅啊!”

吴邪笑着摆摆手,没有做过多的解释,有时候误会也会有很好的效果。

那个胖子对他没有再做过多的纠缠,转头又去盘问那些平民百姓了。反倒是张起灵一直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吴邪抬眼对他笑了笑,拱了拱手,便转身消失在了后门,而张起灵也没有阻拦。

三天后,一个胖子闯进了吴府的大门。

王盟满头大汗跌跌撞撞的冲进来,大喊道:“老板!有个官爷说要找你,你到底犯什么事了啊,要不出去躲躲吧!”

吴邪抬手就把手中的书扔向王盟,“一大早着急忙慌的干什么,你家老板我还没死呢,臭小子不想要月钱了!”

王盟这臭小子什么时候能靠谱点。

飞出去的书没有砸到王盟,反而砸到了来人的身上,那人低头看了看脚下的书,伸手捡了起来。

还没等吴邪出声道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响起,“这位公子,虽说你是王爷的朋友,也太无礼了吧!不过胖爷我就欣赏你这样的!哈哈哈哈~”

“老板••••••”

吴邪看了来人一眼,起身冲王盟道,“去上茶。”

他并不想让王盟参与到他的事情中来,糟心事有他一个人承着就行了。

记得第一次看见王盟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快要饿死的小乞丐,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么多年没有动过的同情心却在那一刻爆发,或许是一个人了很多年想要个人陪伴,或许是因为他太像小时候的自己,虽然他自己也不大记得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了。

“在下大理寺正卿王凯旋,人称王胖子,见过公子。”那胖子笑着朝吴邪作了揖。

吴邪拱手回礼,笑道,“草民吴邪,拜见王爷,见过官爷。”

“不必多礼。”一旁的张起灵淡淡道。

胖子赶忙笑道,“是是是,天真无邪小公子••••••”

吴邪闻言眼风横扫胖子。

“哈哈哈哈~胖爷我觉得还是天真好听!”

吴邪没有再接话,这么多年换了无数名字,还是吴邪这个名字最称心最习惯。隐约记得也曾碰见过叫自己天真的人,但这么多年早已物是人非,就当怀念故人也好。

吴邪端起王盟刚倒的热茶,遮住了嘴边的笑意。
张起灵抬眼看了吴邪一眼,没有说话。

胖子咳了咳,“今天来找天真你实是有事相求。”

评论(4)

热度(7)